首页 > 小说资讯 > 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卫嬿婉福晋)热门免费小说_免费小说完整版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卫嬿婉福晋

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卫嬿婉福晋)热门免费小说_免费小说完整版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卫嬿婉福晋

发表时间:2024-07-10 20:02:46

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

YH稚鱼/ 著 |短篇小说|连载中|cd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YH稚鱼”大大原创的以卫嬿婉福晋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小说推荐《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是作者““YH稚鱼”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卫嬿婉福晋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自己早该习惯了,不是吗?待惢心退出去后,青樱才似乎无可奈何道:“阿箬,惢心是潜邸里从了心字辈的大丫头,你说话也得有一些分寸,别太颐指气使的了。”“奴婢不过是心疼主儿。”阿箬面上仍是愤愤不平,“况且奴婢觉得她惢心又不是从乌拉那拉氏里陪嫁来的,总归跟咱们没那么亲近。”“你和惢心都是跟着我的,往后进了宫,...
小说试读

青樱低着头,沉默不语。

“既如此,朕便不得不罚你。丧仪结束后老老实实在你的院子里思过,抄孝经五十遍,什么时候抄完什么时候再出来罢!”

不是弘历对青樱的情谊淡了,实在是与丧仪当天太后被妃嫔气到晕厥这事儿相比,那点本就掺杂了许多的情谊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传出去,只怕那些文官的笔杆子都要挥得停不下来了!

待青樱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院子后,卫嬿婉差赵一泰送去了几瓶药:

“青主儿,这是皇后娘娘特意让奴才从太医院寻出来的烫伤膏,皇后娘娘也是知会过皇上后才送来的,您放心。

娘娘的意思是,纵使青主儿犯了错,但只要真心实意地悔改了,皇上和娘娘都会既往不咎。”

话里话外都是皇后娘娘宽宏大量、细心周到。

青樱心中不是滋味儿,连客套话都堵在嗓子眼说不出来,还是惢心忙不迭地接了过来后频频道谢。

赵一泰一走,阿箬便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说起酸话:“主儿,太后和皇后也太心狠了,竟然真的任由皇上罚你!

还有惢心,你是怎么伺候主儿的!还叫主儿平白无故受了这等委屈!你这丫头真是——”

“算了,是我自己伺候太后不小心,还弄伤了自己。”青樱一脸无奈与委屈,“不能全怪惢心。”

阿箬才不理会这事儿背后的真相,又狠狠剜了一眼惢心:“那也是惢心无能!根本护不好主儿!还不快滚到外头思过去!”

惢心满怀希冀地看着青樱,只盼着主儿能为她说句话。

——毕竟自己已经让步许多了。

自己到底是自小府中培养出来的大丫头,于情于理,在府里都该是自己为大、阿箬为小... ...

然而被这样渴盼的眼神盯着的青樱只是面无表情地垂着眼眸,任由阿箬絮絮叨叨地给她上药。

“... ...是。”惢心内心苦笑一声。

自己早该习惯了,不是吗?

待惢心退出去后,青樱才似乎无可奈何道:“阿箬,惢心是潜邸里从了心字辈的大丫头,你说话也得有一些分寸,别太颐指气使的了。”

“奴婢不过是心疼主儿。”阿箬面上仍是愤愤不平,“况且奴婢觉得她惢心又不是从乌拉那拉氏里陪嫁来的,总归跟咱们没那么亲近。”

“你和惢心都是跟着我的,往后进了宫,你们若不能好好相处,这日子还怎么过?”青樱敛了些笑意。

见阿箬只是神色尴尬,却仍不服气,青樱只能再次柔和下来:“你这脾气,也就是我宠着你,可日后也该改改了,宫中到底不像府上。”

阿箬被捋顺了毛,对青樱此时也是真心实意:

“可奴婢就是这么个心直口快的性子,就事论事嘛!而且太后和皇后今儿也有点太欺负人了,不过既然皇上让您在院子里思过,想来也是护着主儿您的,是怕您再被太后给刁难。”

青樱但笑不语,不敢深思。

但阿箬仍沉溺在幻想之中:“... ...依奴婢看啊,待日后老主子出来了,皇上定会封您个贵妃、皇贵妃的!到时候,凭她是太后还是皇后,都不敢再这么欺负您了!”

青樱迅速瞥了眼屋外低头守着的惢心,“刚刚才嘱咐你说话要小心些,眼下却越说越没个分寸了,太后也是你能背后议论的吗?这要是让别人听见了,你就算有十条命我都救不回来。”

这话再结合她看惢心的那一眼,阿箬瞬间福至心灵:主儿的意思是,惢心和我们到底不是一条心,以后可更不能把她当自己人了!还是我最被主儿看重!

主仆二人一唱一和的,却都只是表面敬了一下太后,至于皇后,她们全然没放在眼里。

毕竟青樱和弘历才是真真正正的佳偶天成。

————————————————————

乌拉那拉氏与太后两个人的事儿,卫嬿婉不想掺和、也不敢掺和。

她清楚自己几斤几两,顺水推舟可以,作壁上观可以,但搅动风云却是死路一条。

但不掺和不代表捂上了眼睛和耳朵。

卫嬿婉凭借着从前成为皇贵妃时的手腕和现如今富察氏的财力、人力,在皇帝忙着整治前朝、还没来得及重整后宫时就已经隐蔽地在各处插上了自己的耳报神。

“权势迷人眼啊。”她斜斜靠在贵妃榻上,“怪不得那两位老人家争斗了一辈子,到如今还要互相算计着去抢那唯一的太后尊位。”

素心在一旁打着扇子,“娘娘如今,也算是万人之上了。”

“万人之上?呵。”卫嬿婉眼波流转,“这还不够,本宫要的,可远远不止这个。”

“奴婢誓死追随皇后娘娘。”素心坚定地跪了下去,表明自己的态度。

卫嬿婉御下一向严慈相济。

她亲手扶起了素心,“动不动就跪下做什么?你若有心,本宫这儿倒真有件事儿要你去办。”

后者颇有些期待大展拳脚地看向雍容华贵的皇后,“单凭娘娘吩咐。”

“两虎相争,不使些非常手段怕是难有决断,本宫要你亲自留意着两宫动向,日后也好跟着弄浑这水才好。”

素心颔首:娘娘说留意,她就会连人证带物证通通给娘娘留住了!

有皇后娘娘一日的好,就有自己半日的荣光!

果不其然,在弘历那头传出要将乌拉那拉氏送去行宫颐养天年的消息后,甄嬛勃然大怒。

“砰——”

殿内的主仆两人谁都没心思去处理地上碎裂的茶盏。

甄嬛面色铁青,“你说皇帝竟然真的暗中派人去行宫安排事宜了!?”

“是,青侧福晋才离开养心殿,皇上就派人去了行宫收拾殿阁,一应...一应按照太后的规格布置。”福伽也焦急得很。

“真是荒谬!”甄嬛猛地站起身,“难不成皇帝真连商量都不跟哀家商量,就要尊封乌拉那拉氏为母后皇太后吗!他当真是翅膀硬了!”

福伽也清清楚楚地点出了甄嬛心中所想:“就算是去了行宫、不与您在紫禁城同尊,但母后皇太后分明就是压了您一头啊!”

“这主意,定是那人的好侄女儿想出来的吧?”甄嬛冷笑。

“只是太后,景仁宫那位与青侧福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们这般里应外合,皇上还如此年轻气盛,难免不会被青侧福晋这个宠妃说得心动啊。”

“她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甄嬛气得急了,反而冷静了下来,拨弄着殿内一盆君子兰,毫不留情地剪下一片叶子,“明儿丧仪结束后,让她来找哀家说说话吧。”

Copyright © 2024 桂ICP备2023005128号-14 All rights reserved. 第四书院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