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资讯 > 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卫嬿婉福晋)_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卫嬿婉福晋)免费完整版小说

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卫嬿婉福晋)_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卫嬿婉福晋)免费完整版小说

发表时间:2024-07-10 20:02:52

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

YH稚鱼/ 著 |短篇小说|连载中|cd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YH稚鱼”大大原创的以卫嬿婉福晋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小说推荐《重生之嬿婉归来大杀四方》是作者““YH稚鱼”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卫嬿婉福晋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自己早该习惯了,不是吗?待惢心退出去后,青樱才似乎无可奈何道:“阿箬,惢心是潜邸里从了心字辈的大丫头,你说话也得有一些分寸,别太颐指气使的了。”“奴婢不过是心疼主儿。”阿箬面上仍是愤愤不平,“况且奴婢觉得她惢心又不是从乌拉那拉氏里陪嫁来的,总归跟咱们没那么亲近。”“你和惢心都是跟着我的,往后进了宫,...
小说试读

翌日。

“青主儿,请吧。”福伽引着青樱,神态动作说不上尊重,但也让人挑不出错来。

缓步走到太后跟前,青樱心头惴惴,却还是毕恭毕敬地行了大礼:“妾身给太后请安,太后万福金安。”

“有你和景仁宫那位在,哀家实在难安啊。”甄嬛素手翻动着有些泛黄的书页,头也不抬,“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妾身上回侍奉不周、惹恼了太后,实在是罪该万死。”青樱挺直了腰板,“近日妾身一直在抄录孝经,以求同皇上一起为太后尽一份孝心。”

她似乎不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以一个妾室的身份说出同皇帝一起孝敬太后这样的话。

甄嬛见过像年世兰那样自始至终就言行合一地瞧不起乌拉那拉氏那个皇后的,也见过像齐月宾那样从头到尾深爱着皇帝的,却还真是没见过青樱这种做派的——自恃清高又妄图得到一切。

许是她老了,不理解年轻一辈的情爱与心思。

况且她现在也明白了先帝那句话:真心,原是最不要紧的东西。

“你的孝心,都尽数去了景仁宫吧。”甄嬛的声音明明没有什么起伏,但青樱却呼吸一滞。

半晌后,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太后,请恕妾身冒昧,景仁宫是妾身的至亲,妾身不能不去看望她。”

“你的确冒昧!”

甄嬛端坐于桌案前,不怒自威地看着下头跪着的青樱,“大行皇帝丧仪未了,且你还禁着足,竟敢违抗圣旨去看望旁人?哀家瞧着,你抄的孝经都抄到狗肚子里去了!”

“妾身不敢!”青樱猛地把头伏了下去,“妾身只是想着,让姑母能去行宫颐养天年,却没有旁的——”

“放肆!”甄嬛不容置喙地打断了她的话,“你们乌拉那拉氏便是这般教养女儿的?哀家看着,真是毫无礼仪规矩!”

青樱的脸又白又红,一时间双眸蓄满了泪,好不可怜。

只可惜在场的都是老狐狸,没人吃她这一套。

见甄嬛不欲直言,福伽便贴心地站了出来:

“青主儿,您既然已经是皇上的妃妾,身份首先便是皇上的臣子,理应万事以皇上为先。可您不仅私下违背了皇上的令、还一口一个姑母的,实在是违背规矩。纵使景仁宫那位是您的至亲,难不成却要比皇上还亲近吗?

况且这宫里的女人,唯一的至亲便只能是皇上!无论谁都不能越了过去!这些道理您的母家没人教导过吗?”

“青樱......青樱知罪。”才十几岁的小姑娘哪里被人这般疾言厉色过,眼看着就要受不住了。

甄嬛懒得替弘历调教后妃,更厌恶青樱那副矫情模样,此刻竟没来由地想起年世兰的话:“贱人就是矫情!”

她们乌拉那拉氏,上至柔则、宜修,下至青樱,都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来掩盖自己的私欲,实在虚伪!

“你无非是妄想仗着皇帝对你的那点子情分,用景仁宫那位来压制哀家。”

青樱身子猛地抖了三抖,“妾身不敢!妾身断断没有这个意思!”

甄嬛不欲再与她争口舌是非,不耐地抬了抬手——

“只要哀家还在一天,乌拉那拉氏便只能活下来一个。如今先帝丧仪,无论是谁为着先帝悲痛至死,外头好歹都会赞上一句。”

虽然甄嬛有无数法子可以折磨乌拉那拉氏姑侄,但让她们自己选一个去死这样的场面才是最大快人心的。

福伽转身从身后的架子上拿出一瓶通体暗红的瓷瓶,不用说便能让人知道那是什么。

——沉寂。

甄嬛茶都凉了,青樱才肿着眼睛直视她道:“若......若妾身死了,太后可否圆了姑母...不,景仁宫娘娘的心愿、允许她与先帝合葬?”

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甄嬛笑着指了指青樱,又指了指自己,上位者的威压朝青樱铺天盖地地席卷而去。

“你,是在和哀家谈条件吗?”

青樱的心脏猛地漏了一拍:“妾身......妾身明白了,多谢太后肯留景仁宫娘娘一命。”

待她走出永寿宫时,后背的衣裳已经被冷汗打透了。

她抬眼看着阴沉沉的天,总觉得这一切不该是这样... ...

秋天过了就是凛冬,届时梅花已开,就可以给弘历做暗香汤了。

自己不该就这样死了... ...

姑母也不该死才对... ...

——可,她最不忍弘历为难。

青樱苦笑一声,脚步沉重地缓缓走了回去。

——————————————————————

“娘娘,景仁宫那位,中毒身亡了。”

素心屏退了殿内其余伺候的人,附在卫嬿婉耳边道:“当时,青侧福晋也在里头,咱们的人趁着夜色离得近,听到了不少... ...这都是太后的手笔。”

卫嬿婉看着自己刚染好的指甲,“让本宫猜猜,或许太后的意思是乌拉那拉氏只能有一位活在这世上?

可就算青樱舍生忘死,太后又岂会容忍景仁宫那位压在自己头上?到头来不费吹灰之力就拔掉了所有眼中钉,太后还真是厉害。”

“娘娘心明眼亮,且咱们的人趁着混乱之际藏下了几块有毒的茶盏碎片,只怕如今倒真如太后所愿那般,景仁宫娘娘因为先帝哀痛不已、自行了断了。”

“哦?这差事办得倒好,留着那东西,回头不声不响地被皇上发现才有好戏看。”卫嬿婉来了兴致,“是谁做的,带上来讨赏。”

没一会儿,春婵和澜翠便有些紧张地被传了进来。

卫嬿婉手一抖。

她刚一把持宫权便把春婵、澜翠和王蟾都想办法调进自己的长春宫里了,不仅如此,就连如今还是个毛头小子的进忠也悄无声息地被拉入自己的麾下。

只是她们如今都还小,卫嬿婉便也只是因着从前的情分养着,还没打算让她们做些什么... ...可眼下竟然她们也能替自己办事儿了,果然该是她的人就永远能跟上她的步伐啊。

至于原本的卫嬿婉,也被她用一笔钱买断了和家中的联系,送进了一户心善的女夫子家中。

那女夫子只收留有心性却没好命的姑娘家,只想着她们能多读些书、多学些本事,日后也好有自己谋生的能力。

卫嬿婉对那个小小年纪的自己有信心,只要离开了吃人血馒头的家、只要不进宫、只要有人真心实意地教导着,日后定能在天高海阔的大千世界里自由自在地活着。

这宫里,有她自己苦熬着就够了......

Copyright © 2024 桂ICP备2023005128号-14 All rights reserved. 第四书院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