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朕要她与渣男和离,入我怀

重生:朕要她与渣男和离,入我怀

黄蛋蛋 著
  • 类别:古代言情 来源:cd 总点击:57
  • 更新时间:2024-07-10 20:01:58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重生:朕要她与渣男和离,入我怀》,这是“黄蛋蛋”写的,人物易欢林青裴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易欢趴在是桌上,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眼眶通红,眼角留下一道湿痕。林青裴不忍打扰她,刻意放轻了脚步。可易欢还是被惊到了,她猛地抬头,回过头去,怯怯叫了声:“谁?”林青裴伸手拂开柳枝,行至她身前。易欢眸子瞪的微圆,似不理解,这人怎会出现在此处?林青裴递了一方帕子过去,他道:“夫人脸都哭花了...

收起

最新章节 ( 360章 )

  • 易欢对他这话保持怀疑。
    林青裴宠爱顾初雪人尽皆知,林青裴真舍得罚她?
    林清裴扶着易欢上马车,车夫厉喝一声,马车一路往林府而去。
    林青裴叹了口气,说:“这一年来,是我把顾氏惯坏了,让她越来越无法无天,那是你宫宴要穿的衣裳,她竟也敢偷拿,惹的你在宫宴上平白遭受旁人白眼,也丢了我林府的脸面。”
    易欢敷衍的应道:“郎君莫要动气。”
    “我怎能不动气?这回让陛下看了笑话,若是叫陛下以为我林府家宅不宁,可如何是好?”
    他看着身边那一堆贡品绸缎,神色微缓,道:“好在陛下是看重我的,此番估计意为敲打,我再不会像以前那般纵着顾氏了,以免陛下对我心生不满。”
    “陛下送来的这些绫罗绸缎,都是极好的贡品,等回去后,让人给你做几件像样的衣裳,你柜中新衣确实没有几件,是我对不住你。”
    他伸手默默抓住易欢的小手,眼神微缓,他道:“欢儿,我以后会补偿你,你可放心,我知我这一年冷落了你,太过荒唐,以后会收着些,不会再日日去那拂风苑,叫外边人看了笑话去。”
    “只是那掌家之权,账面上估计一时理不清楚,顾氏掌家已一年有余了,暂时无法交还与你。”
    易欢垂眸,“但听郎君安排。”
    一个失去掌家之权的正妻,算得上什么正妻呢。
    说到底,是林青裴对顾初雪还有情意,舍不得顾初雪。
    还有那绫罗绸缎,那真是陛下为了敲打林青裴,才赏赐下来的吗?
    自打得知陛下对自己心思不纯后,易欢一颗心便不安极了。
    原来她之前做的那些春梦,都是预知梦,早知如此,今日还不如不与林青裴进宫,也不会平白被皇帝羞辱调戏。
    回到林府。
    林青裴刚下马车,便瞧见顾初雪正穿着那件藕色缕金大袖衣,提着灯站在门口,瞧见他时微微一笑,上前道:“裴郎,你回来了。”
    易欢跟着走下马车,看到顾初雪柔柔弱弱的朝林青裴挨过来。
    林青裴迅速瞥了易欢一眼,不动声色的避开了,他脸色严厉,呵斥道:“无知妇人!你今日还敢把这衣裳穿出来?你可知你害欢儿在宫里惹了多少人笑话?”
    他怒道:“今日这可是宫宴,这样大的宫宴,文武百官都在,陛下也在,你就让欢儿穿的这般素净与我出席!你是想让我落得一个薄待发妻之名吗?”
    顾初雪小脸微微发白。
    她今晚特地换上这身新衣,便是为了让易欢好好瞧瞧,正妻又如何呢?在她面前还不是矮上一头?得宠才能得势。
    可她没想到,向来纵着她的林青裴竟会对她动了怒。
    这件衣服留在拂风苑后,裴郎并未过来索要,这不就是默许了赠与她吗?
    “裴郎,妾并无这个意思,妾只是没见过这么好的衣裳,想与姐姐借穿两天。”顾初雪焦急解释道。
    林青裴不耐道:“你会不知今晚有宫宴?我看我是把你惯坏了,竟叫你惹下这样的祸事,不问自取是为盗,你可有问过她的意见?”
    话落,林青裴不再看她。
    他捏了捏易欢的小手,说:“欢儿。”
    “日后发生什么事,记得第一时间让桃心来告诉我。”
    易欢却扯了扯唇角,来参加宫宴前,桃心分明向他告状了,也没见他想着为她出头。
    她竟因为皇帝,让林青裴头一次对她服了软。
    “顾氏禁足一个月,不得出拂风苑。”
    林青裴说完,就牵着易欢朝凝萱堂走去。
    “裴郎!裴郎!”顾初雪一副天塌了的样儿。
    这还是入了林府后,林青裴第一次责罚她。
    “裴郎,不就是一件衣服,我还给夫人就是了,我现在就还给夫人!”
    “裴郎,你莫要动怒,这回是我错了,是我任性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裴郎,裴郎!”
    顾初雪朝他们追去,却被桃心拦了下来。
    桃心说:“方才二爷说了,让顾小娘您禁足拂风苑,顾小娘还是听话的好,莫要再惹二爷生气了。”
    一瞬间,顾初雪脸色扭曲至极,“你、你一个小贱蹄子,也敢跟我……”
    秀莲拽了拽她,低声道:“夫人,我们先回去,从长计议,您莫要着急……”
    桃心扬起下巴,说道:“顾小娘方才叫我什么?小贱蹄子?顾小娘果然是破落户出身,没读过几本书,这种腌臜话张口就来。”
    桃心觉得解气极了!
    虽不知道今晚发生了什么,但二爷不但罚了顾小娘,晚上还去凝萱堂过夜了,桃心心中畅快,二爷终于肯正眼看他们夫人了。
    倘若二爷对夫人上了心,还有她顾初雪什么事?
    顾初雪愤恨的瞪了她一眼,转身和秀莲离开。
    *
    凝萱堂。
    林青裴一边脱衣服,一边让人打了水送进来,他道:“欢儿,今晚我宿在你这儿,我们圆房,可好?”
    易欢抬起头,眸中流露出一丝反感,道:“郎君莫不是喝醉了,在说醉话吧?”
    林青裴微微一笑,道:“你是我妻子,你我之间自是该圆房的,不但要圆房,你以后还要为我林府诞下嫡子。”
    他伸手抚了抚她的面庞。
    宠妾灭妻的名声传出去,到底不好,会影响他的仕途,想来今晚陛下就是这个意思,让他收敛收敛。
    仔细瞧,其实易欢长得不比顾初雪差,一双柳叶眉,眸子像小鹿似的,干净又纯粹,看人时含着水光,再动人不过。
    林青裴低下头,想吻她的唇。
    易欢心底排斥,明明他是她的丈夫,此刻她却对他那番话感到作呕。
    都冷着她一年了,再说那些又有什么用。
    易欢往后躲了躲,伸手推开他,说:“郎君,先去沐浴吧。”
    林青裴倏而一笑,俊朗的五官带着一丝邪气,“说的也是,我这满身酒气,不好闻,欢儿等我。”
    林青裴去了外间后,易欢松了口气。
    今夜这些个男人们也不知怎么了,一个一个都往她身上扑。
    和林青裴圆房本是她的职责所在,为林家延续香火也是她该做的。
    可易欢莫名不想这样,凭什么林青裴说冷落她就冷落她,说要圆房就圆房。
    凭什么她没有丝毫选择的机会?
    当初成亲时也是,摆在她面前的只有嫁给林清裴这一条路。
    *
    皇宫,紫宸殿。
    林青裴坐在床边上,一只腿曲起踩在床沿,正拿着折子看着,烛光映照出他那张俊美森寒的脸。
    德胜公公跪在一旁,手上托着紫毫笔,大气也不敢出。
    林青裴所有的温柔和耐心都给了易欢,他对旁人向来是冷漠专横的。
    暗卫推门而入,跪在地上,说道:“陛下,林府那边,顾氏被禁足拂风苑,林大人今夜歇在了林夫人的凝萱堂。”
    林青裴抬眸,那双眼睛乌沉沉的,他道:“哦?是么,弄出点动静,把他赶走。”
    自个吃不到嘴,林青裴也决计不会让别人吃。

手机上阅读

请扫二维码

同类推荐

Copyright © 2024 桂ICP备2023005128号-14 All rights reserved. 第四书院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