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差不多跟朝廷每年的进贡一样,边境那些受到大邺庇佑的小国会在特定的时间上京,带去贡品,朝见大邺的皇帝陛下。而到了谢夔这里,差不多也是一样。只不过谢夔手中管理的是不同的种族和部落,地方性的规模。

不论是前者的国对国,还是后者,都是上位者对下面的统治手段。

也是在这种时候,是整个灵州戒严的时候。

在上京城中,鹤语只需要做个富贵的无忧无虑的公主,她从不参与政事,也不过问,本本分分做好自己的公主。但是这不代表她没有敏锐的嗅觉,尤其是皇族,在这种事情上,总是有那么些无师自通。

鹤语:“改道,不用回府,去金银楼。”

要是说现在她觉得什么地方最有私密性,又安全的话,那肯定是金银楼。

马车外面的唐坚没有问原因,直接穿过另一条小路,到了东街的大道上。

没多久,马车停在了金银楼外。

头回生二回熟,鹤语进店,掌柜最初还没认出来鹤语的模样,直到在她身边的珍珠摘下了面纱。

“殿……”掌柜的眼睛瞪圆,他刚要对鹤语行礼,就看见眼前的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那句“殿下”也没能叫出来。

“去三楼包间。”鹤语说。

掌柜的哪里还敢多问,领着鹤语到了楼上,试探着看着她问:“贵人是想看看什么?”

鹤语:“送一套上京那边时兴的女装和男装过来,房间里不需要人伺候。”

掌柜的很快退了下去。

到了包间,鹤语坐在窗前,朝着楼下看着。

她这位置很隐蔽,她能看见楼下的人,但是楼下的人不一定能看见自己。

“跟踪我的是谁?”鹤语问。

唐坚走了过来,站在她身后,指了指人群中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没有任何特色的大胡子男人。

后者现在就坐在金银楼对面的街边馄饨小摊位上,看起来好像是在吃东西,但是他的侧脸一直对着金银楼的正门,显然这时候余光一直在注意着对面商铺的动静。

“咚咚——”

在这时候,掌柜按照鹤语的要求,取来了两套衣服。

鹤语从位置上站起来,将其中一套递给唐坚,“你去隔壁把衣服换了。”

唐坚很快出去。

关上门后,鹤语看着跟自己身形最为相似的玛瑙,“脱衣服。”她说。

玛瑙一愣,但很快,她在看见鹤语也在脱衣服时,就猜到了自家殿下想做什么。虽然不知道换衣服的缘由,但是玛瑙早就习惯了听从鹤语的安排,很快脱下了今日出门时的那身衣服。

果然,鹤语在飞快将自己身上的这套彩月族的贵女的服饰脱下来后,就扔到玛瑙跟前,“你换上我这一套。”

说完这话,鹤语就已经穿起了刚才掌柜的送来的那一套对襟袄裙。

“珍珠,梳发。”鹤语说。

同时,唐坚也换好了衣服从隔壁回来。

鹤语坐下来后,看着对面穿着刚才自己的那套彩月族的贵女服饰的玛瑙,满意点头,然后这才开口说着自己的计划。

“等会儿珍珠和玛瑙就在金银楼里,玛瑙扮做是我的样子,我们的身形差不多,反正都带着面纱,一般也没人能认出来。到时候,再在金银楼里找个身形差不多的姑娘,换上刚才玛瑙的装扮,再找个男子,扮做唐坚。”鹤语说。

玛瑙一听自己要扮做是她,顿时脸上出现了不安的神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