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婢子……”她如何能扮做是殿下?

但现在显然鹤语很坚持,她脑中已经有一套自己的计划安排。

“听我说,等会儿我跟唐坚单独离开金银楼,会直接去找谢夔。他们以为我是去参加春日宴的彩月族的贵女,却还要跟踪我。在这种敏感的关头,你觉得会是什么小问题吗?既然这些人有动作,那我们不如将计就计,我倒是要看看这些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如果我在金银楼里停留的时间太长,外面跟踪我的人势必会起疑,到时候我们这条线索就算是断了。所以等会儿,玛瑙就扮做是我的样子,带着珍珠在外面随便逛逛。逛累了,就随便找家店用膳。到时候我会来找你们。但记住,不要离开东街。”鹤语说。

鹤语没有说的是,她在发现春娘可能根本就不是江南人时,心底就隐隐有了一个猜测。只是现在还没有证据,她身边带着的人,是伺候她的,可不是查案用的。什么人做什么事,鹤语一向坚定这种想法。这本来就是谢夔的事,她发现有些不对劲的苗头,理所应告诉对方。

至于之后要怎么解决,那都是谢夔要考虑的事。

鹤语说话一向说一不二,一般没什么人能改变她的决定。玛瑙虽然有些忐忑,但最终在鹤语的注视下,还是点了点头。

很快,在珍珠的巧手下,鹤语已经改头换面。走在街上,一看就是标准的汉女。

离开金银楼之前,鹤语已经让掌柜找了两个人去包间。安排好一切后,她这才跟唐坚离开金银楼。

出来后,鹤语挽着身边的人,低声问:“有没有被看出来?”

唐坚因为鹤语抱着自己手臂的动作,整个人都快要变得像是木头一样僵硬。在听见鹤语的问话时,回话还有些结巴,“没,应该没有。”

鹤语松了一口气。

在下一个路口时,鹤语这才松开了唐坚的胳膊。

“找两匹马,我们直接去军营驻地。” 鹤语说。

她不清楚春娘那一群人究竟想做什么,但是鹤语直觉这人有问题。

从灵州城向北不到五里路,就是朔方军的军队驻扎地。

鹤语和唐坚两人骑马而来时,在门口,就被守卫的将士拦了下来。

“来者何人?军营重点,下马止步。”

唐坚率先跳下马,然后再扶着鹤语从马背上下来。

“去拿给谢夔,让他出来见我。”鹤语知道军中纪律严明,她也没想为难眼前的小兵,直接将随身携带的那枚属于谢夔的私印拿了出来,递给守卫的小兵,让他给谢夔。

守卫的哨兵有些疑惑地扫了她一眼,没什么别的原因,实在是来军中的女子真是太少了,而像是鹤语这般贵气逼人,容貌迭丽的,还真是头一回。

唐坚见到前者竟还在打量鹤语,不由上前一步,冰冷的眼神中,还带着几分警告。

谢夔在营帐中看着灵州境内的布防图,春日宴即将到来,往日他都是直接住在军营中,有什么事情随时能解决。但现在放着鹤语一个人在府上,后者初来乍到,对北地的气候又不适应,他不得不每日赶回城中。一来二去,在路上花费的时间就不少。

钟世远今日被派出去训练将士,现在在营帐中的,只有侯伟杰。

“今年公主来了灵州,是不是宴会就能直接在大哥府上安排?”侯伟杰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