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在妻子不高兴的表情中,又去拿了不好看的。

“好吃,娘子啊,你这手艺好的很,你快尝尝。”

好个鬼,明明就咸了,而且姜放的也太少了,完全就没有压住腥味,实在是……难以下咽。

还是让娘子尝一尝,让她知道自己做的有多难吃,以后就不会下厨,更不会强迫自己吃了。

“我尝过了。”苏婉盈笑道:“很难吃,可林姐姐说,男人和女子的口味不同,有些男子就爱吃重口的。”

“所以啊,我这才想给相公吃,相公你多吃一些,明日林姐姐还来,我好做手擀面给你吃。”

母亲来信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一定要抓住男人的胃,她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顾晨:“……做饭实在太辛苦了,为夫觉得娘子不必困在灶台上,有时间多去玻璃坊打理打理。”

好吃就算了,关键这么难吃,消受不起啊。

“不辛苦,做饭是下午,打理生意是上午的事。”

苏婉盈双手交叠,放在膝上,满脸娇羞地道。

“林姐姐说的对,咱们做女人的,看着夫君吃得香,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朝堂上的事她也帮不上忙,只能在家里把媳妇照顾得妥帖些。

顾晨:“……”

你们是幸福了没错,你们看我幸福吗?

别回头没被老朱砍死,先吃媳妇的菜食物中毒了吧?

第二天,手擀面也不知咋做的,咬着跟牛皮筋一样难嚼。

不过为了捧场,他也还是就着咸菜勉强吃完了。

第三天,看着能砸死人的死面馒头,顾晨本想拒绝。

可看着妻子,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到底还是妥协。

泡着水,满含热泪地吃了下去。

“相公怎么了?”

“为夫甚是感动……”

“相公不必如此,这是为人@妻子应当做的,明日,我还给你做好吃的。”

“不必了……”

“要的,妾不怕辛苦。”

顾晨:“……”

到了第四天,顾晨说什么,也不想回家吃饭了,头一次主动留在办公室加班看地方上递上来的消息。

不说别人,就是老韩见他勤奋,都有些惊讶。

“哟,光曦啊,你怎么还不回去,你这还是新婚燕尔的,近日事也不忙,是和媳妇吵架了?”

要知道,从前只要一到点,这孩子立刻便走了。

今日这么勤奋,不对劲啊!

“老师,师娘在家,会给您做饭吗?”

顾晨看了看同僚,见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

这才拉着韩宜可到一处,低声询问师父过的是什么日子。

“自然,我们家没钱请下人嘛。”韩宜可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心疼:“因为没钱,所以家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是夫人操心着。”

“可你家,不是有下人,你怎么还惦记要让媳妇做饭?”

“不是师父说你,你如今住人家的吃人家的,可不兴那么多要求,人要懂得知足才好。”

别要求太多,到时候媳妇受@不了跑了才知道哭呢。

“师父,不是我要让内子做饭,我……我是想让内子不要做饭……”

可惜,貌似她做饭上瘾,早上送自己出门的时候还说,让自己早些回去,她又学了道新菜。

就昨日吃的死面馒头,吃了那胃就疼了大半宿呢。

今儿晚上,不知道她又会做出什么黑暗料理来。

“你媳妇做饭不好吃?”

韩宜可是过来人,见徒弟这个表情便猜到了什么。

顾晨痛苦地点了点头,轻声道:“今日便多待会儿,蹭一顿宫里的羊肉泡馍再回去。”

老朱的规矩,若是加班太晚,是可以免费吃顿宵夜的。

虽然不是鸭血粉丝汤,就是羊肉泡馍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