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两人之间的心电感应还需要加强。一边姐姐的脸拧的水都快能流下来了。

安肖还认为是姐姐饿急啦:“我一会下面条,很快就好。”

安宁要气死了,感情我就是个吃货啊!

陈澈欢快的接过安肖手里的石头:“那我们就走吧,权衡阳你先回家吃饭去吧。”

说好的同甘共苦共进退呢?过河拆桥真得好吗?

其实本少爷也可以跟你们一块儿去吃饭的,权衡阳悻悻地挥别小伙伴儿,心里诅咒今天的饭你们谁都别想吃上。

权衡阳很有乌鸦嘴的天分,家里有两个大惊喜正在等着他们。

安宁的爸爸妈妈来市里了。

作为水泥厂的老职工,今年厂里组织了老职工们到市里的医院做体检。

两天前结果出来了,安宁的妈妈患上了肺病。

因为水泥厂的环境,这次水泥厂查出来的患了肺病的人很多。厂里决定让职工们都分批住院去做进一步检查和治疗。

安宁的妈妈属于第一批比较严重的,住院手续已经办下来了,现在过来看一下姐弟两个然后明天开始治疗。

这情况让安宁措不及防,她怎么就不知道呢?

所以上辈子妈妈跳楼也和这个病情有关吧,毕竟,肺病没有很有效的治疗办法,花费却很大。妈妈可能是不想拖累他们,才走上了绝路。

县水泥厂这两年的经济也不景气,全靠国家财政拨款,这次的治疗费用厂里担大部分,剩下的要自己承担,而且后续的治疗费用全要自己去解决。

当然,这些事情是安宁通过侧面了解才知道的。

当务之急,是先让妈妈安心的住院治疗。

“爸爸,你知道吗?我们学校有奖学金,年纪第一可以得到1万多。平时的各项活动比赛,竞赛都可以得到奖金,还不少呢!”

安宁假装不经意间提起,陈澈不明所以但还是配合的说了下去:“是啊!省高很有钱的。一年下来好几万呢!”

安宁为陈澈点赞,看看这才是神配合啊!安肖就是一个猪队友!再次鄙视之!

安国栋被这个几万块钱吓住了:“这么多啊,比我工资还高呢。”

当然不是,年期的前30名依次瓜分那1万多块钱的奖学金。像陈澈一年辛辛苦苦下来,拿到2000块钱就顶住头了。

在这个普遍一年工资不到1万的年代里,2000块钱就是土豪了。

安宁又扔炸弹:“笑笑学校也有奖金,只要出了成绩,省里会有一大笔奖金的奖励。”

安肖一口红烧肉差点呛到嗓子里,又是咳嗽又是连连点头,好容易吃一顿红烧肉改善一下。

可不能被一块肉给呛死了。

安宁妈妈连连拍儿子背顺气:“慢点吃,多着呢!”

安宁噗笑出声,陈澈也低头闷声笑。

安肖羞愤欲死。

讨论之后,安宁做总结发言:“妈妈就安心的在医院住着好好治疗吧。不要担心钱的事情,爸爸好好地照顾妈妈。今年我认真学习争取把奖学金拿全,大家就听我的好消息吧。”

红果果的把陈澈无视掉了。陈澈暗暗盘算要不要让让安宁。

安宁觉得要实现自己所许下的这些诺言并不是手到擒来的。

就算放下所有的心思全心全意去学习,在高手如云的省高脱颖而出也是不容易的,而且她必须另辟蹊径,怎样才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一大笔钱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