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二丫这是咋滴了。”

苏老太太最先 站了起来,莫不是中邪了!!这南北 二屯孩子中邪的事可不少啊。

“妈呀,这孩子,怪吓人的。”

刘小娘赶紧抱紧自己的两个孩子。

“二丫,你这是怎么了?别吓唬娘。”

李逢春又担忧又不知所措。

苏三郎和苏四郎则是担心的看着苏二丫,想上去扶又不太敢,妹妹这样太吓人了。

“嘿嘿,嘿嘿嘿,老苏家,嘿嘿嘿,大难临头!”

又是一阵冷笑,这回所有人都开始发毛,这孩子这是招啥了这是啊。

“别,别胡说,你到底是谁,上俺孙女身干啥??”

苏老太毕竟年纪大,胆子也大一些,壮着胆子问道。

“逃荒去,都得饿死,嘿嘿嘿!苏老大,嘿嘿,黑心肝!!”

这话一出,众人又是一顿惊慌失措。

霍艳如一下子站起来,指着苏二丫想骂,却没敢骂出口。这明显不是小孩子能说出的话啊,这指不定是招惹啥脏东西了。

“爹,爹你别听她胡说...”

苏老大一脸尴尬的看着他爹。

“你,你是哪路大仙,你刚才那话啥意思,逃荒咋还能饿死?”

苏老汉抓住了重点,连忙问道。

“嘿嘿,嘿嘿嘿 你们活该被人骗,嘿嘿,先卖地后卖房,葬了爹娘卖儿郎,嘿嘿,卖儿郎。”

邦当!说完话,苏二丫直挺挺的向前倒去,脑门磕到了凳子腿上,她都咬着牙没说话。

“她娘,快把孩子抱回去,快。”

苏纯孝终于从惊吓中反应过来了对着媳妇说道。

“娘,俺妹头都磕破了。”

苏三郎看着小妹头上磕的大包,心疼的龇牙咧嘴。

苏四郎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许是吓的还没回过来神儿。

哇的一声,苏大丫先哭的,接着苏家几个孩子哭成一片,显然是吓的不轻。

“先卖地,后卖房,葬了爹娘卖二郎...”

苏老太脸色苍白的重复着这句话,本就病没好,又出了一身的虚汗。

“当家的这...这是邪乎啊。”

这回刘小娘也不提要逃荒分家的事了,二丫头这太邪乎了,这是不是哪位大仙提醒他们啊,真要是逃荒都死了,那还不如就在家里呢。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啊。

“都,都回吧,这事,这等明天再说。”

苏老汉叹了口气, 搓了搓手,也不知道该咋办。

夜里 ,除了苏二丫苏家 所有人都没睡好!

一半是吓的另外一半也是吓的。

“当家的,你说这事邪乎不,二丫平常可是个乖孩子。许啊,是老仙家给咱们二丫托梦了,提醒咱们呢。

你没听二丫那句啊,你大哥家都是黑心肝的,哼!俺就看他们就不像好人。”

刘小娘哄睡了两个闺女,推了翻来覆去的陈老三一把 ,嘟囔道。

“唉,这事唉!是挺邪乎的,大哥那,大哥咋了,这些年也没发现大哥咋滴啊。”

苏老三直挠头,他是想不明白这到底是咋回事。

“纯忠,你说这...这是这咋回事啊。”

霍燕如看了一眼熟睡的三个孩子,小声道。

“唉,别问我,我哪知道,我从不信这些怪力乱神。可,可这事除了咱俩,我也没和别人说过啊,是不是你,你个老娘们儿挺大个嘴你到处说?”

霍燕如差点没跳起来。

“苏纯忠你什么意思,我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你以为我是刘小娘吗,一张嘴没把门的,呸!老娘发誓,这事啊, 从来没和人说过。”

一听这话苏老大叹了口气,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是咋回事

苏老四鼓鼓秋秋的一宿没睡着,想去他爹娘屋睡又不好意思!他就感觉听到有人在他窗户外面嘿嘿的笑,吓的他哪里敢睡。

天才刚放亮,大公鸡就踩着墙头扯着嗓子喊醒了全村的老少。

明天就是定好出发的日子了,老苏家一家这早上饭也没吃好,吃过饭谁也没走,都聚在那里听苏老爷子说话。

这一等不要紧,众人才发现苏老太太 竟出去半天了没回来。

苏二丫头顶个紫色大包乖乖巧巧的坐在那里,任谁问她都说啥也不记得了。

“爹啊,娘呢,这咋半天没见人?”

刘小娘忍不住问道。

“你娘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

众人面面相觑,这大早上的能办啥事啊?咋还神神秘秘的呢。

过了半晌, 门口传来了苏老太的声音。

“老姐姐啊,可麻烦你了,给孩子看看,这孩子啊不知道咋的了,发烧说胡话。”

一边说着,苏老太领进来一个老婆子。

这老婆子仰着脸,一副鼻孔看人的模样,脸上神情淡淡的。

“老二媳妇,赶紧倒点糖水,这是何二姑,咱们这片啊有名的先生。”

听了苏老太的话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合着这老太太一大早去找人给看外病去了。

在这这个朝代,一般都管中邪的称为外病。

“嗯,是哪个。”

何二谷谁都没看,直接坐了下来,问道。

李逢春倒了杯糖水,赶紧领着苏二丫到何二姑跟前给她看。

“何二姑,是俺小闺女,麻烦您了。”

那何二姑眼皮都没抬的打量了苏二丫两眼。

苏二丫吓了一跳,这不能露馅吧...不过都已经这样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手给我。”

说完摸了摸苏二丫的手心。

“舌头伸出来我看看。”

苏二丫都照办了,这何二姑看着倒挺像那么回事的,就是不知道到底是真的还是装模作样。

“嗯,没啥事,就是冲撞了,让我看看眼睛。”

这次何二姑终于是抬眼皮了。

谁知,这一看可不得了!!何二谷吓的妈呀一声,摔了个屁蹲。

苏家人都跟着心提了起来。

“哎呀,她二姑这是咋滴了,这,赶紧快起来,地上凉。”

何二姑被扶了起来,眼睛就没离开过苏二丫。

“不,不得了,这二丫头了不得啊你家这二丫头。这事我可管不了,这孩子要是没啥事你们也别管了,这南北二屯都不行,不行。”

说完何二姑划拉划拉屁股,都没用人送就往外走。

留下老苏家一家更害怕了。

苏二丫一脸懵逼,她是装的啊!!是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