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鑫,你在干嘛?”白灵看着黑鑫问道,后者此时正在手里做着什么东西。

“关你什么事,走开。”黑鑫继续摆弄着手里的小玩意儿,时不时还傻笑一下。白灵偷偷看了眼,那是两枚戒指,有点粗糙,明显是用垃圾箱里的东西做的,为啥呢?因为那味儿,是真TM的臭!

“不是你干嘛呢!”白灵捂住鼻子问道。

“哒哒,看。”黑鑫给白灵看了看他摆弄的玩意儿——两枚用细铁链连着的戒指,铁链明显是订书钉改造的。

“哥哥从小到大就没给你送过礼物,这个,就算把之前的都补上了。”黑鑫笑着说。

“这个就把之前的都补上了?你忽悠谁呢!”

“嘿嘿,喜欢吗?”

“不喜欢。”白灵嘴上说着不喜欢,身体却很诚实,反手就把戒指吊在脖子上。

“话说,星天去检测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好啊?”黑鑫挠了挠头。

“不知道。”白灵摇了摇头,“先不说这个,你能不能把这个拿去洗洗!”

“好的,别生气嘛。”

星天这边,研究人员正在对他以及其余四兽进行电疗,试图唤醒新人类的能力。

“第三次测试,开始!”研究人员拉下电闸,瞬间,电流贯穿全身,一些人还没来得及叫,便口吐白沫晕死过去。

“失败了。”研究人员对着所长说,所长则一拳捶向面前的防爆玻璃,吓得几名研究人员直哆嗦。

“深空帝国那边已经催了很多次了,要我们交出真正的新人类,但真正的新人类一定要为我地球联盟所用!”所长恶狠狠的说。

“可怎么确定他们的能力呢?对此他们自己好像也不清楚他们的能力。”

“不排除他们之间相互包庇的情况发生,这几个小屁孩机灵的很。”所长沉默了会后,眼神阴冷的盯着研究人员,“你去跟他们说,如果不交出真正的新人类,就把他们的脑袋切开看看,看完之后救活真正的新人类,其他人,扔了。”

研究人员和所长离开了这里,殊不知,他们在讨论怎么交出真正的新人类时,星天一直都醒着的……

星天趁没人时拉着白灵来到研究所的一个仓库,没等白灵问星天叫他来干嘛的时候,星天却突然抓着白灵的肩膀。

“疼,星天,你干嘛?”

星天朝白灵讲述了他所听到的,白灵听后也是一阵后怕。

“白灵,你知道新人类只有一个,而这个人正是黑鑫,我们主动说出来,让黑鑫出去,到时候利用深空帝国的声望再把我们救出去。”

“可,这能成吗?”

“一定要这么做,除了这种办法以外,别无选择,只能这么做!”星天哀求的看着白灵。

“行吧,我想哥哥也不会反对。”

“好,到时候你先进所长室说,等你出来后,我进所长室说。”

俩兽来到所长室门口,白灵先进去,跟所长坦白了黑鑫是新人类的事实,不一会儿便出来了,而星天也是进入了所长室不久便出来了。

没人知道星天说了什么,只是那天下午,白灵看到出去的人不是黑鑫,而是星天,而黑鑫则被押向解剖室。白灵不甘心的追上黑鑫。

“哥哥!”白灵想阻止研究人员带走黑鑫,却被两名警卫按到地上,黑鑫明显察觉到这边的骚动,回头看了一眼白灵,同时手拿起那枚戒指,晃了晃。

“哥……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白灵挣开了警卫的束缚,却再次被按到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鑫被带走,“是我的错,把我带走,把我带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