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刚坐下,朱成京就对着钟国仁说:“最近又要动一批干部了,好好努力!”

眉眼上挑,口气中全是轻蔑之意!

似乎他就是县委书记,干部调整就是他一句话!

钟国仁心底的火气立即就上来了,“不劳挂怀,不就是一个正科级吗,给我也不要!”

“呀!好大的口气,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

张斌尽管当过所长,可是至今没有解决副科级,心头有些酸溜溜的。

“是啊!朱总好心想帮你,你倒是清高了起来!”小花都怒了!

“能帮肯定要帮的,都是同学!“李芸芸微微蹙眉,有些不满钟国仁的语气。

“是啊!朱总肯帮忙,肯定能弄成的!”宋青保脸上满是期待的表情。

“那还用说?朱总昨晚和县委书记吃饭,就在隔壁那个房间!”

说的就跟张莉莉在作陪似的!

小花接着说:“那是啊!朱总进出刘书记的办公室,比自己的办公室还随便!”

钟国仁只觉得好笑,他清楚地知道,朱成京被刘书记的秘书挡在门外好几次。

你毕竟是一个开发商,而人家是一个“夜里有梦想,白天就能实现的县委书记”。

钟国仁是一个不善掩饰自己情绪的人,嘴角不自觉地有点上翘,讥讽之意写在了脸上。

朱成京的眼神变得阴鸷,他知道自己吃闭门羹的事儿钟国仁都知道。

张斌阴阳怪气地说:“咱们这儿可有县委办的大才子!喂,你见过县委书记没有?”

“大才子”三个字重了很多,语气中尽是挑衅!

小花做一副花痴状,“见过吗?我好崇拜!”

钟国仁一阵恶心,“我没有被书记挡到过门外面!”

此言一出,朱大壮眼底闪过一丝阴毒。

他对面的那个年轻人站起来指着钟国仁说到:“你他娘的算老几,还蹬鼻子上脸了!”

钟国仁本来就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干什么的,岂容他在自己面前撒野。

“这里还轮不到你撒野,有人生没人养的家伙,家里人就让你对年长的人指手画脚?”

钟国仁本来就不屑于他们这种行为,对同学还有点抹不开面子,对这个年轻人,他丝毫也不客气。

“你……”

年轻人站了起来,大步流星就走到了钟国仁面前。

朱成京刚说了一句:“刚子,你坐下,干什么呢?”

这个叫刚子的年轻人已经拎着钟国仁的衬衣领子把他拽起来了。

钟国仁比刚子高,却没有他壮实,再加上平时一直坐办公室,疏于锻炼,脚步有些不稳。

宋青保喊道:“干什么,坐下,坐下!”

目光望向了朱成京,接着又看李芸芸,他知道,要是钟国仁和年轻人起了冲突,自己的事儿肯定办不成了,钟国仁还要吃亏。

李芸芸装作没看见似的,低头在玩自己的手机。

钟国仁挥手朝刚子的脸上扇了过去,还没有那个人敢揪他的衣领。

让年轻人长点记性!

啪的一声,钟国仁的巴掌甩在了刚子的脸上,刚子一拳也打到了钟国仁的胸口。

朱成京摇了摇头,“这么大年纪了,脾气还这么爆!”

“年轻人谁能受你的气!”

“唉!”

毕竟年龄不饶人,钟国仁一个趔趄,差点倒下,。

张斌站了起来,看似去扶钟国仁,实则是搂住了他的两个胳膊。

恰在这时,刚子的第二拳又到了,猛地一下打在了钟国仁的脸上。

他想要回击,奈何双手都被张斌搂住了。

“我草你妈逼,敢打老子!”刚子嘴上说着,手却毫不停留,又一拳打在了钟国仁的肚子上。

还别说,张斌长期在公安系统工作,竟然把钟国仁搂得动弹不得。

宋青保这才看出端倪,“你们怎么能这样?”

“青保,这是国仁先动手的!”

“就是啊!”

“让他长点记性也好,省得老是以为自己是大爷!”

“县委办了不起呀,随便就扇别人耳光?”

旁边的人议论着,似乎都是钟国仁的错。

刚子本身就是练家子,他是朱成京的保镖。

在两个人的合击之下,钟国仁倒下去了,他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额头流下,滴在地上。

刚子还在一脚一脚地踹他,张斌放开了他,站在一边冷笑。

宋青保发了疯死地跑过来,嘴里喊着“别打了,别打了!”扑在了钟国仁身上。

宋青保被张斌拖拽到了一旁,宋青保的手还死死地拉着钟国仁,嘴里喊着:

“你们不能这样!”

“你们太无耻了!”

回答他的是肆无忌惮的笑声!

“你和他那么好,怎么不让他给你解决了高级职称?”

“还想让我给你解决!啊,呸!”

“要不是这点诱惑,你们还真不一定来呢!”

“哈哈哈!”

宋青保这才知道,今天分明就是针对他们的一个局。

这时,朱成京来到钟国仁的旁边,他用皮鞋踢了踢钟国仁,俯下身,轻轻在钟国仁耳边说:“和我的女人谈过恋爱的,都得死!”

“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没有被提拔吗?”

他用手拍了拍钟国仁满是血污的脸,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

“要不是老子,也许你早就提拨了!”

笑声戛然而止的时候,刚子的拳脚又招呼到了钟国仁身上。

“这种货色,一辈子都别想提拔!”

“昨天我就给县委刘书记说过了,你这种腐败分子的后代,还想进步?”

“做梦吧!”

朱成京彻底忘记了,他才真正是腐败分子的后代!

……

耳边回荡着朱成京的狞笑声,钟国仁昏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睁开了眼。

印入眼帘的一色的白!

白得有些刺眼!

他揉了揉眼睛,就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人走了过来。

“你醒了?没什么大事 !腿上有个伤口,已经处理好了!”

钟国仁努力在记忆中搜寻类似的场景,想知道这是哪儿!

这里似乎是医院!

他们把自己打伤了!

一群杂碎,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正在想着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腿上一阵疼痛。

“这是县人民医院吗?我的手机呢?来,让我打个电话!”

他一边挣扎着想做起来,一边在床上摸索着什么。

这时,就见那个穿白大褂的皱起眉头。

与此同时,一个穿白色短袖,沉稳儒雅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刚才钟国仁的几句话,让他很担心。

“怎么了?难道伤到脑子了!”

“有这个可能!”

“马上安排专家会诊,进行全面检查,确保小钟同志尽快恢复健康。”

白大褂转身出去的时候,钟国仁这才注意到,他的胸前是:“XX部队总医院!”

自己不是在预县吗?怎么到了京市的部队总医院?难道自己昏迷了好多天?

他的心头浮现一连串的疑问。

“小钟同志,我代表晓晓的家属深表感谢!你安心养伤,所有问题我来解决!”

这个中年男人的话一出口,钟国仁更迷茫了。

谁是晓晓?

这个中年男人是谁?

现在确定是在一所部队医院,但是看屋里的装饰,似乎还是好多年前的设施。

32英寸的大彩电还是那种显像管式的,窗户上的空调还是很久以前的一体机,沙发和茶几看上去也是好多年前的。

但这些老旧设施却透出一种贵气!

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这个病房是单间,县城的单间病房自己是没有资格住的,必须是县级以上领导。

很多疑问一股脑儿涌上了心头。

钟国仁不知该从何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