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汉青的第一反应就是看向老丈人高鹏举,你不是给刘队打过电话了吗?怎么苏一鸣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

高鹏举脸色很是难看,他皱着眉头,微微摇头,示意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高梓淇尖声道:“谁让你进来的,带着这俩老不死的你给我滚出去。”

高梓淇此时也就敢骂了,刚才那一耳光扇得她是不敢靠近苏一鸣了。

前来参加订婚宴的人并不多,满打满算,最多两桌,不是陈家跟高家不想大办,而是他们不是普通老百姓,都是各自部门的实权小领导。

一个订婚宴都大操大办的话,被有心人利用,可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身处官场,他们自然要小心行事,中午就请这些人,家里亲人一个都没有,都是他们俩家各自单位的实权领导,在有就是级别差不多的同事了。

这些人可没一个身份简单的,久居官场,处在领导层,自然自带一股让普通人不敢靠近的气场。

苏正海、聂冬香就是个小县城的老百姓,别说眼前这些位高权重的领导了,他们连县长都没见过。

现在被这么多领导用审视的目光看,两个人立刻感到无比的自卑,赶紧低下头,下意识往儿子身后躲。

苏一鸣左右看看,发现不远处有两杯酒,他走过去端起两杯酒走到高梓淇跟陈汉青跟前。

高梓淇立刻后退,陈汉青可能是被苏一鸣刚才那一脚踹出了心里阴影,竟然很不男人的躲到了高梓淇身后。

高梓淇色厉内荏的喊道:“苏一鸣你想干嘛?我告诉你,你再打我,我就报警!”

但这话一出,高梓淇心里虚得厉害,刚不就已经报警了吗?自己父亲还找了关系,可没多大会苏一鸣竟然被放了出来,还报警?有用吗?

苏一鸣冷冷的道;“放心,我不会打你,我是来祝贺你订婚的。”

听苏一鸣这么说,高梓淇悬起来的心刚稍稍放下,谁想苏一鸣一杯酒直接泼到她脸上,随即寒声道;“这是我的贺礼。”

还不等高梓淇反应过来,苏一鸣一把把陈汉青揪出来,把另外一杯酒泼到他脸上。

在场的人全傻了,这个苏一鸣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陈家还有高家啊,当着他们这些人的面赤裸裸的羞辱陈家、高家。

他一个普通老百姓,这是疯了?

别说陈家了,就算一个高家也不是他能斗得过的啊。

高梓淇的尖叫声响起。

向雪娇怒气冲天的跑过来挡在女儿身前,厉声咒骂道:“你个没教养的小王八蛋,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苏一鸣随手把两个酒杯仍到地上,冷冷的看着向雪娇道:“我怎么就不敢?”说到这他指指高梓淇、陈汉青。

这话一出,一下把向雪娇噎得够呛,是啊,他怎么就不敢?酒可都泼到了她宝贝女儿,还有好女婿的脸上。

高鹏举已经快要被气疯了,他跟疯了似的拍着桌子怒吼道:“苏一鸣你想干嘛?你想干嘛?”

高鹏举不是没想过,冲过来跟苏一鸣拼命,可他毕竟是领导,在场的不是他的顶头上司,就是跟他级别差不多的同僚。

这场的场合,跟个地痞流氓似的跟苏一鸣这没教养的打成一团,同事怎么看他?领导又怎么看他?

在有,他一把年纪了,苏一鸣年轻力壮,他真冲过来拼命,是对手吗?

在场的人自持身份,可不会跟他围殴苏一鸣。

所以哪怕高鹏举都要被气疯了,也只能用力拍桌子,大喊你想干嘛!

苏一鸣冷笑道:“我不想干嘛,就是过来送他们订婚贺礼的,现在贺礼送完了,我要去隔壁吃饭了,高科长跟向科长一会不来敬一杯酒嘛?”

高鹏举心中疯狂的怒吼:“我敬什么酒,我要不整死你,我就不是高鹏举。”

但如此粗鄙的话,高鹏举在怒火中烧,也是不能当着自己的顶头上司,以及一干同龄说出来的。

他只能怒吼道:“你给我滚,滚。”

苏一鸣微微一笑道:“我想一会你们都会非常后悔不接受我的邀请,陈汉青、高梓淇你们两个东西,感觉我这份大礼大还是不大啊?”

既然已经彻底撕破脸了,苏一鸣自然不会在好声好气说话。

陈汉青一张脸胀得通红,有心过去跟苏一鸣拼命,可一想起刚才那一脚,刚冲上头顶的怒火,飞快又退了下去。

陈汉青咬紧牙关,满脸怨毒之色的道:“苏一鸣你等我爸来的,我不整死你,我就不叫陈汉青!”

苏一鸣无比鄙夷的扫了一眼陈汉青,很是不屑的道:“你也就这点本事了,垃圾就该待在垃圾场里,废物!”

陈汉青当初说的话,苏一鸣如数奉还,气得陈汉青差点没当场原地爆炸。

想跟苏一鸣拼命,但却又没那勇气,只能跟疯了似的拼命拍桌子,桌子没事,他差点没把自己的手拍骨折了。

此时连高梓淇都有些鄙夷陈汉青了,你堂堂男子汉,被人这么说,你拍什么桌子啊?抄起酒瓶跟苏一鸣这王八蛋拼命啊,就算打不过,也不能一个屁都不敢放吧?

此时高鹏举、向雪娇已经是快要气疯了,但却真不知道该拿苏一鸣怎么办。

打,够呛是对手,还在自己领导、同事面前显得自己跟地痞流氓似的。

报警吧,不见准有用。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憋屈的事吗?

没有!

苏一鸣冷冷一笑,拽着自己呆愣愣的父母扬长而去,直接进了隔壁的包间。

城建局的局长王水生走过来皱着眉头道:“鹏举,这怎么回事?”

高鹏举气得都快要原地爆炸了,但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赶紧是陪着笑脸跟小心道:“实在是对不起啊王局长,那个没家教的小子是我女儿的前夫,就是个地痞无赖。

也怪我当初识人不明,让我女儿嫁给这样的人,他气不过我女儿跟他离婚,这才过来闹的,实在是对不住啊。”

王水生不由一皱眉,心想这高鹏举也是够倒霉的,当初怎么把女儿嫁给这样的地痞无赖。

想到这王水生道:“别跟这样的地痞无赖一般见识,他要是在来闹事,就报警,现在是法治社会,还能让他无法无天了?”

这话一出,高鹏举心里恶心得跟吃了苍蝇屎似的,报警好像对苏一鸣没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