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妙锦听完大哥徐辉祖的话,就一脸冷漠的朝着后花园走去,什么公子哥,有二姐陪着还不行,还需要她来陪。

八成又是宫里的哪个皇子皇孙,不用猜,来联姻的,不然来干嘛,来吃饭嘛。

“嘿嘿,清妹,你很聪明嘛,学得很快。”

朱英看着徐妙清的动作,连连夸赞,这翻花绳的游戏,再他前世,小学的时候,是很流行的一种课间娱乐游戏。

“是英哥哥教的好。”

徐妙清谦虚一笑,然后开始挑花。

徐妙锦一走进花园就听到两人的欢声笑语,不由得眉头一皱,闻声望去,就看见两人贴的特别近,还手牵手。

这还了得!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在魏国公府做出如此举动,即便是太子殿下带来的人又如何!

“喂!”

一声大喝,就快步走了过去,说到:“二姐,你在干什么,拉拉扯扯的。”

“咳咳……”

徐妙清被这一下子,给吓了一跳,也发现自己失礼了,就赶忙站起身来,笑道:“我去倒茶。”

说着就一溜烟跑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朱英,和一脸冷漠的徐妙锦。

只见徐妙锦冷眼看着朱英,心想:人模狗样的,谁知是个登徒子。

朱英收起细绳,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跟徐妙清有几分相似,整个人散发出一股书卷气质,看到她,就让人不禁想到一个词,叫做秀色可餐。

“你叫什么名字?”

朱英淡笑道。

“我干嘛告诉你。”

徐妙锦依旧冷清。

朱英笑道:“你跟你姐姐有点不太一样。”

徐妙锦道:“有什么不一样?”

朱英道:“你比你姐姐更有书卷气质。”

徐妙锦一听这话,立刻小脸一红,然后马上生气的看着朱英,气愤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朱英从怀里拿出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拿在手上,淡淡一笑,道:“想跟你做个朋友。”

这是他刚才特意从系统里花了一个银币买的。

“我为什么要跟你做朋友。”

徐妙锦觉得这人莫名其妙的。

“看着这根棒棒糖。”

朱英将棒棒糖放在桌子上。

“干嘛看这个?”

徐妙锦微微皱眉。

“只要一会儿。”

朱英用忧郁的眼神看着对方,语气中透着无法拒绝的魔力。

徐妙锦没有说话,而是微微低头,将目光看向桌子上的棒棒糖,这东西她从没见过,但是忽然觉得挺好看的。

朱英拿起棒棒糖用力的在桌面上转动起来。

咻咻咻咻……

此刻!

两人之间只有棒棒糖在桌面转动的声音,还有听不到的呼吸声,以及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心跳声!

大约半分钟的时候,棒棒糖慢慢的停了下来。

“好了,你说吧。”

徐妙锦回过神来,冷声道。

“今天几号?”

朱英问道。

“十六好咯。”

徐妙锦道。

“错。”

朱英说着,忧郁的看着对方,道:“今天是洪武二十年,五月十六日,未时三刻。”

“这根棒棒糖转动的时间,你和我在一起,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根棒棒糖转动之间的朋友,你改变不了,因为这一刻已经发生了。”

“因为你,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刻。”

“有空我会来找你。”

朱英笑着走下台阶,离开凉亭的时候,突然转过身来,道:“棒棒糖记得吃,我也希望你能永远记住这一跟棒棒糖的时间。”

徐妙锦拿起桌子上的棒棒糖,目光再看向朱英的背影,这个人很怪,想跟自己做朋友,被拒绝后,居然能想到这种方法。

虽然很怪,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很有趣。

在不知不觉当中,她自己都没发现,原本冷冰冰的俏脸上,也多了一丝微弱的红晕,眼神也不再那么冷漠。

……

“怎么样?”

朱标见朱英回到,就问道:“相处的如何?”

“还可以,以后来慢慢了解把。”

朱英无所谓的笑了笑,就算喜欢也要等十六岁以上去了,不然他心里那关就过不了。

而且,还真是无所谓的,他算是看出来了,今日主要就是来联姻的,顺便拿店铺和土地,老爷子想亲上加亲。

没想到老爷子心机挺深的,都快赶上他自己了。

“膺绪,你带小公子去接收店铺和城外空出来的土地。”

徐辉祖也是直接安排人带着朱英去办事,今日这事就算完了。

太子殿下为人还是和善的,也同意让年轻人自己先接触一下,要是徐老爷子还在的话,就是陛下亲自过来了,那可没得商量。

可陛下的意思,怎么违背。

哎……以妙锦的性子,怕是没戏的,就让妙清多接触一下把。

……

徐膺绪是洪武五年出生,今年十五岁,比朱英大两岁,性子也比较豪爽,跟朱英很聊的来。

“咱们家哪个店铺本来是个米铺,但是面积可不小,也卖布,茶叶,瓷器什么的。”

徐膺绪在马车里跟朱英介绍着店铺的情况,又道:“城外那块地也是很大的,可惜不是耕地,不然的话,也不会空在那里了。”

他没有见过朱雄英,所以不知道这位就是五年前去世的皇孙,不过人是太子殿下带来的,那身份应该不简单,他当然也是很热情的。

“多谢膺绪哥。”

朱英拿出一根雪茄点燃,叼在嘴巴上,拉开车窗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

虽然这里是内城,但是外城的人也是可以进来逛的,内外城只是阶级的差别,并不代表外城的百姓就进不来。

不过,进来逛的人,大多都是富商,虽然是商籍,但人家至少有钱嘛,想结识一些达官贵人也是可以理解的。

“咦,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吞云吐雾的?”

徐膺绪一见朱英手中的雪茄,立刻就好奇起来。

“雪茄烟,不适合你的。”

朱英微微一笑,主要是贵,一两银子一根,不可能白白送人的,就算是徐家的人也不行。

“为什么不适合?”

徐膺绪心说,你比我小,你都适合,我还不适合了?

主要是这种新奇的玩意,他是真没见过,很好奇。

“主要是贵。”

主要见对方这么坚持,也就直接点破了,反正他不会白送。

“多少钱,我会差钱?”

徐膺绪一听是贵,立刻给他整笑了,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那能叫事?

“十两银子一根,贵不贵?”

朱英突然邪魅一笑,道:“我也就只舍得买两根,这不只剩下一根了。”

“给,十两白银。”

徐直接将一锭白银丢给朱英,豪气的说道:“给哥哥常常鲜。”

“得嘞。”

朱英接过银子,在手上掂了掂,然后从怀里拿出一根雪茄,给对方点上。

然后嘱咐道:“吸进去的烟,可别吞下去,在嘴里转一圈就吐出来,这雪茄烟有缓解焦虑的功效,很不错。”

“知道。”

立刻,徐膺绪也开始叼起烟,学着朱英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少爷,到了。”

过了一会,车夫停下马车提醒了一句。

朱英闻言,就先一步走下马车,想要看看自个的店铺到底如何,咱在内城也算是有产业的人,在贵圈内有一席之地了。

“哟,是你小子啊。”

突然,一群人围了过来,朱英转头看去,发现是之前想要强买他商品制作方法的人,只不过,那个被他打断腿的那个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身穿丝绸,面容清秀的年轻人。

一看就是这伙人的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