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徐辉祖原名:徐允恭,但是为了方便,就直接用他后来的名字。

为首的那个身穿丝绸的小子,走了出来,眼睛盯着朱英,目光上下打量一番,看着这一身粗布衣服,立刻笑出了声。

如今要看一个人有没有实力,从穿着上就能看出来,这种着装,就是平头老百姓,可能还不如老百姓,搞不好是个低贱的商人也说不定。

要么就是哪家的狗腿子,可就算如此,他也不放眼里。

他吕家,有人在宫中,可是当今太子殿下的正妃,皇孙朱允炆更是深得陛下喜爱,有太子妃,和朱允炆这两个大佛在上面,在这金陵城中,都是鲜有人敢得罪。

就算是那些王公大臣,都要给几分薄面。

而他吕刚,做为吕家最出众的年轻一代,也是被寄予了厚望,早早就送入国子监读书,每日都会练习武艺,为的就是要文武双全。

日后,等朱允炆上位,好某个高点的官职,重振家族荣光!

“小子,就是你,打断了我家仆人的一条腿。”

吕刚指着朱英,轻蔑道:“我还听家仆说,你喜欢叫别人出来单挑是吧。”

他当然听闻,这小杂种是拿着火铳,才打断了那个废物的腿,现在火铳没有手上,应该是上交给衙门了,之前拿着火铳,当然可这么嚣张。

现在火铳没了,还不是任人宰割的小鸡。

“现在给你个机会,本少爷就屈尊,跟你打一打。”

吕刚挽起袖子,睥睨的看着朱英,眼神木空一切,他已经把这小杂种看穿了,就是个贱民而已,初生牛犊不怕虎罢了。

这种人,狂妄第一次,就没有第二次了,为何?

因为被人干掉了!

这不,他现在就要把这小杂种干掉!

徐膺绪在马车内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事情,暂时没有下车,这个吕刚他认识,在金陵贵圈也经常出现的人,虽然大家都不太看得起这人。

但当今太子妃,毕竟是他姑姑,还是会给几分薄面的,如今惹事,惹到朱英身上,而朱英又是太子殿下带着的人,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等朱英搞不定,他在下去解决。

朱英吐出一团白烟,手指夹着雪茄就走了出来,指着吕刚,道:“你很会打嘛?”

“你会打有个屁用啊,出来混要有势力!”

“要有背景!”

“你哪个道上的?”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脸差异,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说出了这么有深度的话来!

吕刚闻言,立刻向前走几步,叫嚣道:“老子叫吕刚,你要是没胆子叫的话,就叫我吕少好了,我承受的起。”

朱英嘴角淡淡一笑,拿着雪茄指着对方,不屑的笑道:“呵呵,原来是小瘪三。”

“你他妈的小杂种,你知不知道,咱们吕少什么背景!”

在场众人都听的出来,吕刚是被小子骂是小瘪三,吕刚身后的家仆,见自家主子脸色不对,就立刻跳出来叫骂起来。

“当今太子妃,就是咱们吕少的姑姑,小子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人都是纷纷自觉的后退几步,这种贵圈的冲突,已经不是一般人可以往上凑的了。

但凡家里的官位小一点,都不能凑这个热闹,免得惹祸上身。

“你他妈的说什么,有种在说一次?”

朱英走到吕刚面前,目光盯着对方,至于刚才那个狗叫的奴才,还不配让他正眼相看,奴奴才的话,就代表吕刚的话。

“本少家仆的话,就是我的话,再说一次你又能怎样,贱民,小杂种!”

吕刚自然不能虚。

朱英猛吸一口雪茄,吐出几个烟圈,吹在对方脸上,道:“我朱英能在金陵混这么久。”

“全凭三样东西。”

“够狠!”

“义气!”

“兄弟多!”

“你是不是不想出去了?”

话音落下,张栋梁就立刻带着二十个打手,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将吕刚十几个人团团围住。

一个个手持一米长的木棍,气势汹汹,目露凶光的看着吕刚这伙人,这架势,将四周的人群再次吓退几米,深怕神仙打架,他们凡人遭殃。

吕刚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给吓了一跳,顿时有点小慌张,但是周围这么多人看着,气势不能丢,不然他以后还怎么在贵圈混?

况且,真要打起来,他们也有十几个人,未必会输,只是对方都有武器,而自己这边却什么都没带,这有点麻烦。

“怎么?”

吕刚强势道:“带一群贱民,按着几根棍子,你觉得能吓到我?”

“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知不知道,住在这里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你又知不知道,你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吕刚咄咄逼人,继续道:“初生牛犊可以不怕虎,因为它无知,但这并不代表老虎不会吃了它!”

搞了半天,朱英还以为对方的背景有多厉害,原来是太子妃吕氏的宗族,闹麻了属于是。

别看太子妃吕氏的家族,听起来好像很牛逼,实则只能唬唬那种官阶很低的人,或贵圈外的老百姓。

太子妃吕氏虽然被扶正,但这并不代表就雄起了,具体能不能雄起,还要看朱允炆能不能上位,但是离朱允炆登基,还有差不多十一年呢。

朱英淡淡一笑,雪茄指着对方,道:“你可以试试,看看是你倒霉,还是我倒霉。”

“老子是平民,你不是,敢动我,闹到陛下耳朵里,你引以为傲的太子妃就完了,你信不信?”

“还有,你吕家唯一一个大官,吕本都死了,你还在这装什么?”

此话一出,吕刚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心里暗骂这小杂种,不是个简单的贱民,说起话来居然头头是道,关键还不是胡说,而是事实。

当今陛下嫉恶如仇,如果真要把事情闹大了,传到陛下耳朵里,只要发现这小杂种是个平民,那倒霉的绝对是自己。

还会牵扯到姑姑。

本以为是个随意拿捏的贱民,没想到居然碰到个硬茬。

但是现在他不能认怂啊,不然以后还怎么在金陵混?

这不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可恶啊!

“好了,都是误会一场而已。”

马车里的徐膺绪见场面僵住了,也知道,两边都不敢先动手,不然就理亏,只能他出来打个圆场,再闹下去,难免会惊动锦衣卫,到时候照样会传到陛下耳朵里。

“吕刚,还不快走!”

“居然敢在这里闹事,找别人麻烦,你当这里是哪里!”

“别给你姑姑添麻烦!”

徐膺绪丝毫不给吕刚面子,直接就大声呵斥起来。

“原来是膺绪哥。”

吕刚一见是徐家的二爷,立刻笑容满面,然后寻坡下驴,转头看向朱英,冷声道:“今日本少就给徐二爷面子,不然有你好看的,我们走!”

说着,就要带着家仆离开。

可就在这时候!

一声大喝,突然响彻四周!

“站住,老子让你离开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