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第二天,爸妈找到我,告诉我想要给我举办个欢迎会。

安悦坐在他们中间的得意洋洋的看向我,我像木偶一样的一个人坐在旁边的沙发。

「只是冉冉,妈妈想请求你个事情。」

「什么事?」

我妈局促的开口。

「对外就宣称你是二小姐一直在国外养病。」

「悦悦是大小姐,一直陪在我们身边。」

「当然了,在家里,悦悦还是要叫你姐姐!」

「为什么?」

听到她的话,我终于回过神来,难以接受的质问。

「如果说悦悦是养女的话,别人肯定会看不起她的!」

「冉冉,妈妈知道你最懂事了,肯定不会让妈妈为难的,对吗?」

眼前的人好像不是我的妈妈,我好像不认识她了。

我嗫嚅了几下,还想开口。

安将离突然严厉的说道:

「安冉,不要不听话,让妈妈为难!」

说完,好像这件事已经成为定局,而我的想法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管过。

第二天,安悦穿着一件正红色的晚礼服,带着一顶闪烁的钻石皇冠,好像这场欢迎会的主角就是他。

时机正好,我爸妈走上宴会中间。

拿着话筒向众人介绍道:

「大家好,欢迎各位来参加我小女儿的回国宴。」

说着灯光就打在我头上。

「她在国外养病多年,昨天刚刚回国。」

「我身边的这位是我的大女儿安悦!」

在场的都是人精,一个站在父母旁边,一个站在角落里,谁才是家里的掌上明珠,谁才是他们要奉承的对象,一目了然。

这时候,一个身影凑到我旁边,戏谑的开口。

「怎么几年不见,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姐姐?」

我转头看向身旁的人。

齐景,高中同桌,同一个圈子的。

他家比安家和顾家可有实力多了,不仅在商界独霸一方,在官场上也有关系,所以各个豪门对齐家都很奉承。

高中的时候就和他不熟,不知道他为什么没头没脑说这样一句话。

或许是为了讽刺我?

只是我现在无心理会他,提起礼服向后花园走去。

坐在玫瑰丛边,我低着头看池塘里的锦鲤,游来游去。

没想到齐景跟了上来。

见我不理他,就在我旁边坐下来。

「怎么不说话?」

我斜着头看了他一眼。

「好歹是老同学,不叙叙旧?」

拽了一片玫瑰花,丢在池塘里面。

「我和齐少不是很熟吧?」

齐景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后面就有声音传来。

「姐姐,原来你在这里啊,可让我好找。」

安悦来了。

看了一眼她,齐景临走前对我笑道:

「以后有什么麻烦可以找我!」

看着齐景离开的背影,安悦嘲讽出声:

「姐姐真是好本事啊,连他都能勾搭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些天安悦人前人后一个模样,此刻终于不装了。

我不欲和她多言,站起来正准备离开。

她却一把抓住我的手,

「安冉,爸妈真正爱的人是我。」

「顾一舟和哥哥也是!」

「你还不知道吧,等下在宴会上爸妈还要宣布我和一舟哥的婚约!」

「你既然出国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不死在国外!」

她拽的我手发痛,我眼神狠厉的瞪着她。

「你究竟想干嘛?」

「啧啧啧,真可怜,连狗都不喜欢你,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听到她的话,我再也忍不住了。

「放开!」

我用力一挥,想要挣脱她。

「啊——」

安悦一声尖叫后拽着我向池塘里倒去。

糟了,我不会游泳。

在窒息的前一秒,我在水里看到了两个身影。

哥哥,顾一舟

——我在这儿。

那两个身影都向着安悦游去,我看着三个人的背影,慢慢落向池塘深处。

安将离和顾一舟本想将安悦救上来,就立刻去救安冉。

却不料安悦突然呛水醒来,紧紧抓住两人的衣袖,害怕的呜咽起来。

「你们俩可真是好样的!」

二人只听见一声暗讽,就看见齐景跳了下去。

安家的这个景观塘足足有两米深。

齐景一跳下去,看见安冉就像一个破碎的玩偶一样躺在池塘底部。

噗——

齐景将人捞上来时,安冉已经因为呛水太多昏了过去。

「救护车!」

5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病房里。

「爸、妈。」

看着眼前的人,我忍不住的委屈。

「啪!」

没有想象中的怀抱,我爸上来就给了我一个耳光。

直接打的我愣在了床上,这次妈妈没有阻止他,而是冷漠的站在旁边。

「安冉,你太让我失望了!」

「就因为你不喜欢悦悦,就要推她吗?」

「她受到了惊吓,这次的舞蹈比赛也去不了了,她整整准备了3年!」

我妈口口声声的指责我。

原来安悦为了陷害我,连三年一次的舞蹈大赛都可以放弃。

看着眼前声嘶力竭质问我的爸妈,好像我才是被收养的那个女儿。

「爸妈,你们难道就只听安悦一个人说的话吗?」

「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狡辩!」

「我真希望你不是安家的女儿!」

我爸恶狠狠地对我说道。

「爸妈,悦悦吵着要见你们。」

门口传来安将离的声音,他厌恶的扫了一眼我,甚至进都不愿意进来。

顾一舟站在他旁边。

啪嗒——

门被关上。

被打的脸颊火辣辣的疼,坐在床上,我感觉心更疼了,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这时候,医生走了进来。

「额,病人只有你一个人在吗?家属呢?」

「我没有家属。」

「好吧。」

医生递给我一个X光片,指了指心脏的位置。

「你以前采取的保守治疗效果不错,但是最近是发生什么了吗?」

「你有没有考虑过换心脏,不然你可能活不了半年。」

看着心脏上的小黑点,我突然心痛到了极点。

不到半年,或许我死了,所有人都会开心吧。

我恢复的时候,安悦已经早早出院了。

没有一个人来接我,这是他们默认对我的惩罚。

没有钱,没有手机。

我甚至只能走回去。

心脏问题,我还没走几百米,就觉得心绞痛。

已经无法忍受。

正准备坐在路边休息一会儿。

突然听见滴——的喇叭声。

「怎么这么巧?安大小姐,送你一程!」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这是我内心下意识的反应,斯文如我也会有这么粗鲁的想法。

坐在后座,我沉默不语的看向窗外。

齐景一次又一次的帮我,我不是傻瓜,知道是为什么。

高中的时候,齐景就跟我表白过。

「安冉,你看着白白嫩嫩的,让人...」

骄傲如我,不仅拒绝了他,还给了他一巴掌。

现在他没有落井下石,还帮我,我当然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

下车前,齐景对我说。

「我还是那句话,有什么麻烦可以找我。」

「还有高中,那时候是我混蛋,但是是真心的。」

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我低头轻轻嗯了一声。

拖着疲惫的身子朝家走去,深呼吸了一口,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再等着我。

所有人都在家,从我进门的那一刻就像在审判我一样。

硬着头皮走进去,我现在真的心冷了,我只想离开,想出国。

「爸、妈」

我轻轻呼唤了一声,没有人理我。

「我想继续出国修养,不回来了,医生说我保守治疗已经不行了。」

我卑微的开口,没想到却换来他们的怒骂。

「不回来了?」

「你好大的口气!犯错了就想出国躲着?」

「没有我的钱,你出什么国?」

我妈在旁边附和道:

「安冉,你必须给悦悦道歉!」

「悦悦因为你舞蹈大赛都没能参加!」

我抱有最后一点点期望看向安将离。

却只看见了他无比厌恶的眼神。

一瞬间我的心撕裂般的疼痛。

「我没错,我不道歉!」

听到我的话,我爸青筋暴露。

「那你给我滚!」

「你不是我安家的女儿!」

我转身向门外走去,身后传来摔东西的声音。

推开门的那一刻,我听见了安将离的声音。

「安冉,你真让我恶心!」

那一瞬间,我差点没站稳。

走在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

我就这样从天亮走到天黑,从市中心走向郊区。

在晕过去的前一秒,我强忍着拨通了一个号码。

6

「滴滴滴,现在为您播报一则新闻。」

「昨夜H市发现一起恶性杀人强奸案,死者为二十二岁左右的年轻女性,身穿白裙,在郊区被发现被人强奸,碎尸杀害。」

「请各大市民注意,帮助警方尽快破案,侦破这起恶性案件。」

安将离看着电视上这则播报,太阳穴不安的跳动起来。

「爸妈,你们昨天给安冉钱了吗?」

他心怀忐忑的问道。

「她不是拿了手机吗?」

安母满不在乎的开口道。

「我昨天把她的所有卡冻结了。」

安父在旁边沉默着,又突然出声。

「什么?」

「那她昨天晚上住哪儿的?」

「你再怎么说也不能把她的卡都停了啊!」

「她不至于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吧!」

安父说完才觉得自相矛盾起来,安冉出国五年了,在国内哪有什么朋友。

「爸妈都别吵了!」

「你们看这个新闻!」

安父安母顺着儿子向电视看去。

「啊!这不可能!」

「快!给你妹妹打电话!」

安母尖叫了一声对着儿子说道。

「哼,彻夜不归!看回来我怎么教训她!」

「滴——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安将离阴沉的抬头,立刻和父母一起前往警察局,顾一舟也在这个时候赶到。

警察局内,一具被拼凑的女尸正面躺着,双脚里满是泥垢。

众人死死的盯着掀白布的手,

——呼

还好不是安冉。

在众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警察突然走过来,神色严肃。

「我们怀疑这可能是一个连环杀人案。」

「警方在调查监控的时候,发现你们的女儿在昨夜就朝着那个方向走去,只是后面的路就没有监控了。」

「特殊情况,这次的罪犯穷凶极恶,可以不满24小时就立案。」

正在查监控的小女警嘀咕一声。

「什么父母嘛,让自己女儿半夜走在外面。」

众人闻言,都面色一青。

老警察立马呵斥一声,小女警噤了声。

「立案,立案,我们马上立案!」

安母率先出声,然后开始低声呢喃起来。

「肯定不会的,肯定不会的...」

一连几天,警察局都没有电话传来。

安家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平静。

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家里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都是你,你干嘛打她!」

「说那么重的话!还把她的卡停了!」

「那么晚,她身体又不好,一个女孩子那么危险!」

安母声嘶力竭的对着安父咆哮,

「要是冉冉出了什么事,我们就离婚!」

安悦看着父母爆发的强烈争吵,还想故记重施。

「爸妈,你们别吵了,姐姐一定会平安的!」

罕见的,安母没有搭她的话。

安悦尴尬的待在原地,只有安将离默默的拍了拍她的背。

安悦此刻内心是极度不安的,因为在安冉出去的那个晚上,她确实动手脚了。

她找了一个黄毛小混混,让他把凌辱安冉,并把视频拍下来,就是在那个郊区。

只是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出了命案,而且她给黄毛打电话一直打不通,她敢肯定那个黄毛不敢杀人。

现在可能是风头正盛,他绑架了安冉躲起来了。

只要一想到安冉被凌辱了,安悦心里又暗爽起来。

第四天,没有消息。

第五天,没有消息。

第六天,没有消息。

第七天,还是没有消息。

所有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但是所有人内心都是忐忑不安的。

外面已经传开了,安家二小姐被奸杀了,尸体到现在还没找到。

终于在第八天,警察上门了。

不过不是来告知安冉消息的,而是来逮捕安悦的。

「安悦女士请你和我们走一趟。」

看着上门的警察,安悦害怕的躲在安将离身后。

安父安母看着警察,本来就因为安冉的事头疼不已,着急的询问。

「警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对啊,我们悦悦最乖了,是不是弄错了。」

闻言,年龄大一点儿的警察,一脸便秘的看着两人。

「我们怀疑安悦和前段时间发生的重大杀人案有关,这是逮捕令。」

「不可能,我妹妹怎么可能杀人!」

安将离愤怒的问道。

年龄小的警官沉不住气,

「她雇凶强奸他人,证据确凿!」

「而且被她雇佣的那个人也死了!」

听到黄毛死了,安悦更加一口咬定,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而顾一舟和安将离确在只言片语中,听到了一些端倪。

雇凶强奸,强奸谁不言而喻。

接着安悦就被警察带走,一瞬之间,安父安母像老了十岁。

在警局里,安悦死不承认自己雇凶强奸。

她当时和黄毛没有任何网络上的权钱交易,是私下里给的现金。

而且和黄毛联系的手机都是买的二手的,那张卡根本不是她自己办的。

所以警察一定是在炸她!

「这是10万块,今天晚上你去把她强奸了!」

「事成之后,再给你20万!」

「记住,视频一定要拍高清!」

听着电脑里传来自己的声音,安悦脸都白了。

她没想到黄毛竟然录音了。

而警方在发现女尸的十公里之外接到报案,有钓鱼佬钓上来一断肢。

验明身份后,发现碎尸手法和那具被强奸的女尸一样,切面整齐。

在方圆几公里果然找到了被肢解的碎块,只是有的部位已经被野生动物吃了。

在调查死者身份后,在其家中电脑里发现这段被上传的录音。

安悦被逮捕调查了。

警察告诉安将离真相的时候,他恨不得进去把安悦给掐死。

她怎么敢?!

「很大可能黄毛在作案的时候遇到这个连环杀人,被灭口了。」

「安小姐也极有可能遇到这个杀手,只不过还未找到尸源,还有生还的可能。」

安将离不敢往下想,安冉那么貌美,有没有可能被杀手囚禁了,被当成禁脔......

他一拳砸在墙上。

安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而安父嘴里念叨着:

「完了完了!」

这时候一个美妇人冲进来,不停地拍打着安父。

「安川,你还我女儿!」

「还我女儿!」

原来安悦竟然是安川的私生女,所谓的收养,根本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安母听到这儿,冲上去和两人厮打起来。

「安川,你这个贱人!」

「都是你们这些贱人害死我女儿!」

安将离一把瘫坐在地上,他究竟做了什么?

为了一个私生女,做了那么多伤害亲生妹妹的事情。

那天晚上,在后花园,他明明看见安冉了,可是他还是说了那样的话...

7

安家的丑闻不知道怎么就被传了出来。

安川的私生女害死了正牌大小姐!

安太太错养小三女儿,冷落亲女!

安大公子救私生女,不救亲生妹妹!

顾一舟也受到了波及。

顾氏集团太子爷只喜欢私生女,抛弃青梅!

媒体的标题总是那么吸引人。

一时间两家都受到致命的舆论打击,安氏公司被扔臭鸡蛋,垃圾,股东纷纷卷款跑路。

而安太太正在和安川闹离婚,要求追回夫妻共同财产。

安将离每天把自己锁在房间,他把那间粉色的屋子毁得彻彻底底。

他怎么就忘了?

他怎么能忘记!

安冉从来就不喜欢粉红色!

而顾氏也没好到哪去,齐氏集团换了新的掌权人,只要是顾氏的单子没有不拦截的,接不到生意,整个公司濒临破产。

而威廉,作为一只老年小型犬,因为以前吃东西毫无节制,有严重的牙齿和胃病,每天饱受病痛折磨。

顾一舟根本顾不上它,而照顾它的佣人一看主人都不上心,更是让它自生自灭。

想起来就喂,想不起来就不喂。

原本好看的毛发沾满了排便物,臭烘烘的,眼睛和牙齿全都发了炎。

一年以后,重大杀人案的凶手终于在边境落网。

只是在指认的时候,他自己也记不清究竟杀了多少个人了

看着安母手中的照片,他阴恻恻一笑。

「或许杀过呢,记不得了。」

-------------------------------------

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安冉在国外的心脏手术已经完全痊愈。

在那天晚上晕倒前,她赌了一把,给齐景拨通了电话。

朦胧间,齐景从车上下来抱过她。

那时候她想,就算齐景要自己做他的情妇,她也愿意。

那样,起码还能活着。

再次醒来的时候,齐景坐在旁边,温柔的告诉她,手术成功了。

这一年以来,齐景一直把国内的消息带给她。

安家人在以为她死后追悔莫及,甚至那只狗的惨状,齐景都告诉了她。

安冉笑了笑,那就这样吧,他们不值得她原谅。

安冉又养了一只狗,它很忠诚。

她不说吃饭,齐景给它再好吃的罐头,哪怕口水流到地上,也绝对不会吃。

安冉又想到了威廉,她甩了甩头,抱着眼前的大狗,在它身上蹭了蹭。

安冉问齐景,为什么要帮她。

如果要她用身体偿还,她也愿意。

这颗心脏价值不菲,经历了生死之后,她觉得从小学的那些礼义廉耻狗屁都不是。

可是齐景没有,齐景再一次郑重的向她道歉,高中是自己太过轻狂。

他告诉安冉,因为她是自己真正的、不可替代的白月光。

她本该就是养在温室里的。

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她,不会变。

安冉笑了,白月光的威力真的这么大吗?

虽然这救了自己一命。

可是她不相信了。

她现在已经有自食其力的能力了。

安冉写的小说在海外风靡,稿费不菲。

或许安家的人会看到,知道她还活着。

或许未来她会和齐景在一起。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