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车来到李原所说的烧烤店,下车的第一眼,林余就看到了坐在小炉子前,自己烤着半熟肉串的李原。

这是这家小店独特的烤肉方法。

店主会给每桌客人都分发一个小烤炉,并将你买下的肉烤至半熟状态,一些难熟的食物则会烤到全熟,随后撒上调料,将烤串移交给客人,由客人来完成烤制的最后一步。

这样既可以让顾客决定肉的熟度,也可以随时加热烤串,避免烤串凉了之后影响口感。

李原很喜欢这样的烤肉方式,烧烤一般都在这里吃。

原主黄毛也不差,经常大老远的跑到这里吃烧烤。

走到李原对面坐下,林余笑着打招呼道:

“老舅找我有什么事啊?”

同时,林余将昨晚新买的锤子手机从校服口袋里拿出放在桌子上,毫不客气的拿起烤串就吃。

李原的脸色本就阴沉的厉害,在看到林余手机背面的锤子手机后后,他的脸直接黑了下来,语气不善的问道:

“你把手机买了?”

林余拿起一串烤好的大鱿鱼,咬下一口后点点头说道:

“是啊,买了。”

听到林余真的把手机买下后,李原的脸又黑了不止一个度,他冷哼一声,语气中带着不满的道:

“小小年纪就知道买这些不实用的东西,你老舅我用的手机都没你用的好!”

“老舅你能和我比吗?”

“你就算用诺基亚人家看见你都要恭恭敬敬的,那我有啥?”

“不就只能买个手机充充门面了吗?”

林余嬉皮笑脸的拍了个马屁。

只不过这个马屁的效果明显一般,李原的脸色并未好看多少。

林余也不去自讨苦吃的看他脸色,而是埋头报仇雪恨般的撸串,不一会的功夫,桌子上的烤好的串就全部被他消灭干净。

就在林余把剩下的半熟烤串全部放到小烤炉上,准备再向老板点一些烤串时,一直黑着脸不说话的李原冷不丁地开口了。

“以后你每个月的生活费减五百块钱!”

“我看你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那么贵的东西你也敢买!”

“那是你现在这个年纪该买的东西吗?”

李原语气严肃,听上去大义凛然,似乎是怕林余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但实际上他还是心疼昨晚给出去的那笔巨款,想找办法弥补回来。

林余对李原的翻脸早有预料,他那样的人,不想方设法的把钱要回去才不正常。

但林余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不要脸,竟然要从每个月的生活费里扣。

这让林余忍不了了。

自己每个月一千块钱的生活费,除去房租就剩下五百零,他再扣五百,自己喝西北风去?

跟别提攒钱上大学了!

想到这儿,林余也不装了

不过既然你不要脸,那也别怪我说话不客气了。

从纸盒里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后,林余脸上的笑容淡去,慢悠悠地说道:

“老舅,你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这东西贵,那我以后不买这么贵的东西不就行了?”

“你扣我生活费几个意思?”

“当然。”

“老舅,我也不是要赖上你。”

“你要是不想给我生活费的话,那就麻烦你把属于我的那份遗产交出来。”

“你交出来后,我保证一分钱不再跟你要!”

“断绝关系都行!”

“你这个臭小子!”

“怎么跟我说话呢!”

李原脸色黑沉的像是要吃人一般,他自知理亏说不过林余,便将问题转移到态度和身份上。

他猛地站起身,大声说道:

“别跟我提什么钱。”

“老子养你长大,你替老子做些事情是应该的。”

“老子没跟你要抚养费就不错了,你还敢跟老子提钱?”

“我告诉你!”

“以后你的生活费一个月就五百。”

“你爱他妈要不要!”

说完,李原一踢桌子,转身就要离开。

桌子上的小炭炉因为这一脚而剧烈的颤动一下,一些还未烤好的烤串掉落在桌子上和地面上,林余静静的看着这些已经脏掉不能吃再的烤串,眼神前所未有的冰冷。

冷静。

冷静。

林余一遍遍的在心底默念冷静,同时不停的做深呼吸,努力平复即将要爆发的情绪。

林余知道现在不是和李原翻脸的时候,自己就算再强,也没法一个人对付李原和他的全部手下,更何况在这里揍李原一顿毫无意义。

还可能会为未来的生活增添许多的不稳定性。

几次深呼吸后,林余冷静了下来,就在他打算接受生活费被扣掉五百的这个残酷的事实时,一阵喧嚣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在烧烤店门口,三辆面包车依次停了下来,中间那辆面包车的副驾驶位置车窗打开,一个脑袋上缠满纱布的家伙将头探出窗外。

他神情激动,伸手指向要离开的李原,大声怒骂道:

“妈的!”

“他就是李原!”

“兄弟们快上,砍死他!!!”

头裹纱布的男人下令之后,三辆面包车的车门一同被从内推开,里面的人鱼贯而出,他们挥舞着手中各式各样的武器,怒骂着朝李原冲去。

他们是谁?

林余看着从车上鱼贯而下的人满眼疑惑。

从这些人穿什么的都有,手里的武器也什么都有,一个个染着发,身上还有各式各样的纹身。

是社会混混吗?

林余心里有了个大概的猜测。

想起李原的混混身份,林余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大概他们和李原有什么恩怨纠纷吧。

看着眼前众人喊打喊杀的众人,林余的坏心情一扫而空,还在心底为众人加油鼓劲。

砍死他!

狗李原,让你扣老子钱,打死你这个畜生!

林余美滋滋坐在小板凳上正准备看戏呢,一个人突然停下脚步,看了林余一眼后他马上指着他大喊道:

“还有他一个!”

“他是李原的外甥!”

卧槽!

关老子什么事啊?

林余一头雾水,但面对冲上来的混混们,

林余还是下意识的将桌子一掀,短暂拦住杀来的火蝎帮成员后,转身就朝已经跑远的李原追去。

李原虽然已经是黑血帮的老大,但他对于身体的锻炼一直都没落下,所以逃跑起来的速度一点都不慢。

林余则是跑的更快,没多一会就追到了李原身后。

一阵你追我逃之下,两人越跑越远。

扭头看了眼看着身后那群废物追兵,林余不开心了。

妈的,还指望你们揍李原一顿出出气呢。

结果你们就这?

不行!

林余越想越气,回想起刚才李原那副嚣张的嘴脸,林余清楚,这可能是自己短时间内唯一能出上一口恶气的机会了。

所以在追不上的火蝎帮成员恼羞成怒的朝跑远的两人扔砖头时。

林余快跑几步,来到李原身边大喊一声道:

“老舅小心!”

随后伸出双手奋力一推,将李原向左侧推出几步,使得那块偏的离谱,注定会砸在空处的红心砖头砸在了李原的后背上。

“啊!”

李原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老舅!”

“快站起来啊!”

林余来到李原身边,装出一副急迫的模样说道。

李原呲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倒是丝毫没有怀疑是林余害自己挨的这枚砖头。

林余一看李原竟然还有活动的能力,又不开心了。

狗东西还挺抗揍的。

看你还能挨几下!

赶在李原站起身之前,林余一个弓背弯腰,将李原背在了背上,随后拔腿就跑,同时还表忠心大喊道:

“老舅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今天要活咱俩都活,要死咱俩都死!”

“好,好小子!”

“老舅我没看错你!”

趴在林余背上的李原声音有些颤抖,不知是感动林余的所作所为,还是害怕后面的火蝎帮成员追上来。

听到李原的话后,林余在心底冷笑一声。

看没看错你很快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