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她只想快速洗个澡,然后马上去补眠,飞机上睡的三个小时完全不够恢复体力。等她洗完澡出来,见周远安正带着耳机,一边在讲工作电话,一边有条不紊的帮她收拾行李箱,化妆用品一件件帮她放回梳妆台,脏了的衣物放进洗衣机,行李箱的外面也擦拭干净放进柜子里。


闻惊语站在卫生间门口,看他忙进忙出,做这些细琐的事,心里冒出来的想法是:这是什么神仙男人啊?如果与他谈恋爱,应该会不错。

周远安转身看到她,因为还在讲工作电话,所以用动作示意她,让她先回房睡。闻惊语哪好意思自己回房睡,窝在沙发里等他忙完。

还是明天,哦,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今天上午10点新品发布会的事,在跟他确定整个发布会的流程。

他只听着,不时回应一句。能看出对方很紧张,原本这些工作是周末要面对面沟通的,但是周远安整个周末都找不人,只有现在凌晨才有时间。

不知讲了多久,终于挂了电话。

“怎么不去床上睡?”周远安把睡意昏沉的闻惊语抱回卧室,自己也躺下,从身后搂着她。

大概是真的累了,不一会,就传来他匀称的呼吸声。

闻惊语反而没了睡意,心里有一点点乱,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的存在,不再单纯把他看成睡友的关系,甚至不得不承认,对他产生了好感。

这个认知让她慌乱,这种不可控制的情绪是前所未有的。她自认无法做到像林之侽那样在一段感情里来去自如,对方会喜欢她多久?倘若对方变心了怎么办?又或者背叛她了怎么办?

这些悲观的念头就像条件反射,在第一时间冒出来,使得她把那一点好感一点一点压下去。

不轻易交心,就不会被伤害。

“不要轻易相信男人。”

这是母亲一直,反复跟她强调的,她又怎会不知男人都不可信,极少有意外。

迷迷糊糊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周远安不知何时起来的,等她醒来时,他已穿戴整齐要出门。今天是卓远科技的新品发布会,他是主演讲人,此时穿着西装西裤,里边配着白衬衫,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既商务精英范儿又透着无与伦比的贵气。

闻惊语笑:“我以为你会穿T恤牛仔裤,不是你们行业新品发布时的标准穿着吗?标榜亲民。”

周远安回头也笑:“盲目追随多俗气。况且,我不走亲民路线。”

确实,他这人对外的形象永远是西装革履,高高在上,很有疏离感,与亲民两个字没有丝毫关系。

“你如果来发布会现场,提前跟我说,我出来接你。”

“好。”

卓远科技发布会现场的门票,是一票难求,同行,各级代理商,媒体等都在。其实闻惊语早就从林之侽那要了三张票,要与肖主任,周铭一起去参加。

只是闻惊语没有想到,林之侽给的内部票,竟然是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

林之侽也在,悄声地对闻惊语说道

“负责人以为我是卓总正牌女友,给我的票,当然是最好的。”

肖主任与周铭坐在闻惊语另一侧,没听见林之侽的话,周铭也微微倾身低声问闻惊语

“卓总真的跟林之侽在一起了?”

在他看来,林之侽能拿到这个位置的门票,而且还是一下拿四张,必然关系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