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来到了下午五点,大多数人家都开始做饭了,冬天在天黑的早,大家也都习惯早吃饭,然后早休息。

五点半的时候,张大标正在吃饭,刘光齐敲门进来了“大标哥,今天晚上要开会院大会,街道办主任可能要来”。

“开大会,好的,我一会就去”张大标对突然而至的全院大会很有兴趣。

“哥,街道办来有什么事?”黄信生问道。

“可能是宣传政策什么的,信生,到时候散会的时候把街道办的领导叫住,我想在跨院修个卫生间,我们自己用,外面的公厕卫生条件差不说,还远”张大标对黄信生说道。

“这个办法好,确实在远了,要是拉肚子,肯定跑不到地方”黄信生笑了。

“你们两个恶心不恶心,正吃饭呢”张莲花听到两人的对话后,说了两人一句。

吃过饭,张大标和黄信生一人搬了个小板凳,来到了中院,此时院里的灯已经亮了,人也来的七七八八了,易中海坐在一张桌子的后面,刘海中和阎埠贵分列左右。

“老易,开什么会?”阎埠贵问中间坐着的易中海。

“不知道,是老刘组织的,现在老刘开会都不通知我们了,不行让老刘自己管吧”易中海对阎埠贵说道,话里的醋味很大。

一旁的刘海中好像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晚上六点整,易中海站了起来“老刘,到底开什么会呀?你和大家说说”

“街道办的王主任要来给大家开会,应该快来了,有大事要和大家说”刘海中也站起来对大家说道。

“不是二大爷,人家王主任这么忙,大晚上来给我们开会?你不会假传圣旨吧?”何雨柱坐在下面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

“傻柱,你少胡说八道”刘海中又站了起来。

“大家久等了,我晚来了几分钟,是我让刘海中通知大家开会的,”王秀琴主任进了中院,站在了人群中间。

她看了看坐着的众人,又开口说道“今天晚上开会,有几个事说一下,第一件事,就是我们95院来了两名战斗英雄,张大标同志和黄信生同志,来了没?”

张大标和黄信生站了起来,和王主任打了个招呼。

“张大标同志和黄信生同志,两人一直在战斗第一线,年前由于负伤不得不转业到地方。张大标同志受伤很重,他的头部受到了爆炸剧烈的冲击,医生建议他要静养成,千万不能受刺激,因为受到刺激后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可控的事情,大家都多多谅解他,老易你们也要多照顾战斗英雄们,不能刺激他们”王主任说到这里的时候看了看易中海。

“一定好好照顾,你放心”易中海站起来说道。

“第二件事,就是有人举报院里有特务,还要以95号院为据点,在光头党反攻大陆时里应外合,一举拿下京城,95号院的负责人易中海就是上校级司令员,老易你有没有要说的?”王主任问道。

“王主任,这是天大的冤枉啊,我易中海从建国前就在娄家的钢厂工作,一直到解放后改成国营的红星轧钢厂,我是一门心思的在车间工作,和那边没有一点联系,轧钢厂的无数工友都能证明;在院里从事特务活动就更不可能了,都是住了几十年的老邻居,全部都知根知底的,再说了,要是我是特务院里的人也不可能听我的呀;我一个五十多的人,要人没人、要武器没武器,还里应外合,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易中海赶紧站起来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