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吧,知道你不是特务,但反映出一个问题,你在95号独断专行,不讲民主,工作上出了问题”王主任批评了易中海。

易中海再次站了起来,当众承认了错误。

“还有一件事,”王主任继续说道,“就是你们院里刘海中打孩子的事,刘海中我想问问你,刘光天和刘光福是不是你的儿子?”

刘海中懵了,自己还有自己的事呢?一定是易中海这个狗东西去举报的我,“王主任,他们两个当然是我的儿子,打他们是为了他们好,孩子不打不成才”。

“刘海中你打孩子和别人不一样,他们成不成才我不知道,但是他们现在能不能活成了一个大问题了?两个半大小子一天一夜不让吃饭,你属于虐待了,是犯法你知道不?谁家天天像你那样打孩子?知道的是你打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打仇人呢?刘光天十六岁、刘光福才十四岁,昨天晚上打的这么狠,你来说说他们犯了什么错?”王主任继续问刘海中。

刘海中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今天刘光天和刘光福来街道办找我了,要求分家,我同意了,他们跟着刘海中,我但心活不到成年。我代表街道办把刘光天和刘光福的户口从刘家移出来,成立小户,刘光天是户主,你们院倒坐房还有一间,分给他们了;刘海中你不要去打扰他们的生活知道不?”王主任现在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刘海中现在根本不敢看她了。

“知道了”刘海中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今天晚上就搬,明天你到街道办来办手续”王主任说道。

“王主任,他们搬出去,应该就算是正式分家了,生活什么的我可都不管了”刘海中又想到了一个主意,断了你们的生活来源,看你们还敢出去不。

“没有问题,街道办给刘光天安排了一个工作,让他养活自己和刘光福;等你和你老伴过了六十,他们两个也会给你养老,我会和他们说清楚”王主任对刘海中说道。

“找了工作呀,真是好事……”阎埠贵小声的说道

人群里也出现了不少的议论声,说什么的都有。

“大家还有没事?”王主任问道。

“领导,我有件事”张大标站了起来。

“大标同志,什么事?”王主任问道。

“王主任,我的腿现在还没有好利索,我家又在后院东北角,上个厕所太不方便了,我东边那个跨院我从厂里买下来了,我想在那个跨院建个卫生间,不知道街道办什么政策?”张大标问道。

“街道办支持,可是得你自己花钱,你自己装块水表,到时按实际用水量分担费用”王主任同意了。

“那没事了”张大标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很高兴,直接坐下了。

“散会”王主任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再发言了,就结束了会议。

结束会议后,王主任和一个手里提着礼物的工作人员来到了后院。

“老易,你行呀”刘海中走的时候突然对易中海来了这么一句。

“他什么意思”一大妈问老伴。

“刘海中那个猪脑子,以为是我和王主任说的他儿子的事,他没看到刘光天和刘光福今天晚上没有出现吗?真是个傻逼”易中海爆了粗口。

“大标同志,信生同志你们稍等一下”王秀琴主任和工作人员快走了两步,叫住了张大标和黄信生。

“领导,你有事?”张大标两人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