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无忧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她心中还想着轩辕容墨刚刚说的猎豹组织的事情,她思索了一下,决定直接开口:“殿下是否知道如何找到猎豹组织的人?”

既然刚刚轩辕容墨在船上故意的提醒她,那么他一定知道的。

速风的双眸惊闪,快速的望向自家主子,主子不会……

轩辕容墨眉角微扬,小狐狸是真的挺机灵的。

他只是略微的一点拨,她就能恰如其分的见缝插针。

当然,她此刻的态度便也证明他原先的猜想没有错。

轩辕容墨笑了笑,看似很随意地开口:“据说每个月的十五可以在新月酒楼找到。”

速风彻底惊呆了,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今天主子的作风跟平时是完全不同,他都猜不出主子在想什么。

楚无忧微怔,每个月的十五?今天不正好是十五吗?这么巧?

虽然觉得太过巧合了点,但是她却是丝毫都不怀疑轩辕容墨给出的信息。

她知道既然轩辕容墨开了口,就绝对不会有错。

轩辕容墨望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

就是感觉走的有些急,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竟然都没有再等那一船的人。

至于白逸辰请了一众人来求情的事情也不了了之。

白逸辰求情求了个寂寞。

楚无忧看着都想笑。

不等船完全靠岸,青竹就跃了下来:“主子,您没事吧,刚刚殿下没有为难您吧?”

青竹急急地跑了过来,一脸的担心,刚刚她在船上望着,都快要急死了。

“没有,七殿下只是让我把衣衫给他洗干净了。”楚无忧这话回得很平静,就是实话实说。

只是楚无忧这句漫不经心的话,却让所有的人纷纷地变了脸。

楚如雪一张绝美的脸瞬间的变得惨白惨白!

谁都知道,轩辕容墨的衣物是从来不允许别人碰的。

上次,楚如雪把桌上的帕子帮轩辕容墨递一下,他不但不接,反而让速风扔了。

如今轩辕容墨竟然让楚无忧洗他的衣衫,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轩辕容墨与楚无忧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逸辰的眸底也多了几分阴沉,他望同楚无忧时冷冽中隐着几分探究。

楚无忧与轩辕容墨?怎么可能?

白逸辰隐下心中的惊愕,走到楚无忧面前:“无忧,我……”

“青竹,我们走。”不等白逸辰的话说完,楚无忧便直接转身离开。

白逸辰的脸色愈加的阴沉了几分。

楚如雪看到白逸辰的反应,那双狠毒的眸子隐过几分算计。

她自己的能力或者不能阻止这件事,但是若是与白逸辰一起……

楚如雪心中有了一个完美的计划,她望着楚无忧离去的背影,狠毒的眸中隐过冷笑。

轩辕容墨是她的,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抢了去。

楚无忧自己要找死,就怪不得她了。

因为七殿下给出的时间就是今天,楚无忧没有耽搁,直接去了新月酒楼。

当她进了酒楼,看到大厅正中间坐着的人时,那一瞬间她双眸圆睁,瞳孔地震。

这不是那天她在京华客栈非礼的那个男人吗?

虽然此刻他穿上了衣服,但是脸上的面具她还是认识的。

他为何会在这儿?

这是什么情况?

她当初是因为出了一百两银子,所以当时非礼的光明正大,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但是她后来知道是她自己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