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老太婆就是今天最后一个离开乡公所的老太婆。

只是,红眼老太婆离开乡公所之前,明明特意叮嘱过我,今天是鬼节,今晚无论发生什么,都千万别出门。

可她却怎么又自己主动让眼前这兄妹俩来找我了?

4但我很快便暗想,大概是人命关天,红眼老太婆才顾不得她对我的那些叮嘱的吧?

更何况,她的那些叮嘱本就是无稽之谈,封建迷信而已。

我便跟着兄妹俩继续向前。

我们往更深更荒凉的大山里行进。

经过一处光秃秃的山路时,我看见前面很突兀的立着一棵枯树。

在枯树的枯枝上竟然坐着个小孩。

那小孩跟走在我前面的哥哥差不多年纪。

也是六七岁的样子。

也是光光的脑袋中间用红绸扎着根极其怪异的高高翘起的辫子。

也光着身子穿着红肚兜。

也是特别的营养不良,瘦小,而又无论是面色还是手脚都异常的苍白。

那小孩一双光脚悬在枯枝下面的空中,有节奏的前后摇晃着;双手也不撑树枝,而是配合着双脚的节奏拍打着;嘴里却是哼唱着一首特别怪异的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歌谣。

前面不远处的山坳里,一片竹林背后昏暗的灯光隐隐,似乎是一户人家。

敢情,小孩便是那户人家的了。

我忍不住便对小孩道,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边玩?

难道他家大人没告诉过他今晚是鬼节,千万别出门吗?

小孩却不回答我,反而一双脚在枯枝上摇晃得更欢,手也拍打得更欢,嘴也哼唱得更欢了。

那枯树便颤巍巍的摇晃了起来,他整个人也在枯枝上摇摇欲坠。

我真担心那枯枝经不住摇晃,忽然就“咔擦”一声被折断。

或者,即使枯枝不折断,他也因为一个没坐稳,从树上摔下来。

我便哄着他,让他别再玩了,我这就抱他下来,他也好赶紧回家。

小孩果然就不玩了,还将一双苍白的手伸向我。

我忙也伸过手去抱他,却见他忽然就对我露出几许笑来。

那笑太诡异了。

配合着他那张营养不良的苍白的脸,简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吓得整个人都呆了,硬是愣愣的一动也没有动。

他的双手却很快就要搭上我的双肩,整个身子也向我怀中扑来。

这时,我身边的兄妹俩却忽然一把拉开了我。

他的手便没能搭上我的肩,身子也差点扑了个空。

但,他却并没有从枯枝上摔下来。

他居然很灵巧的便缩回手和收回身子去,又重新在树枝上又是晃脚又是拍手的哼起刚刚的那首歌谣来。

枯树再次颤巍巍的摇晃起来,他瘦小单薄的身子在枯枝上又是那么摇摇欲坠,就仿佛随时都会一个不小心从枯枝上摔下来,或者,枯枝因为经不起他的摇晃而忽然断裂。

他的光光的手脚和脸在月色下依然显得特别的营养不良和苍白。

他脸上的笑却不再那么诡异吓人了,而是变得特别的温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