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可爱起来。

敢情,他就是个调皮的孩子,刚刚不过是扮鬼脸吓我,偏偏今夜又是鬼节,我心头本来就有点虚,便很轻易的就被他吓住了。

我忍不住笑笑,便要再次上前伸过手去抱他。

我身边的兄妹俩却没让我靠上去,而是再次将我拉开,还一边一个劲的拖着我向前跑,一边啜泣着说也不知道他们妈妈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再不快点,只怕真就来不及了……我也这才仿佛刚刚是脑子短路,突然便又醍醐灌顶一般想起他们妈妈情况危急的事来。

我便再也顾不上那小孩了,只是一边跟着俩兄妹向前跑,一边回头冲那小孩喊道,别贪玩了,小心摔下来,赶紧回家!

接下来,我被兄妹俩拉着一路小跑,大概又是两三里路的样子,便见前面越来越空旷荒凉,远处却很突兀的立着一座茅屋。

兄妹俩指着茅屋说,那就是他们家了!

我忙更加加快了脚步。

很快到得茅屋前,我才发现那茅屋既低矮,又破败不堪,更摇摇欲坠,像是随时都会倒塌下来的那种。

可见,兄妹俩的家境是如何的不堪。

怪不得,孟婆婆会置兄妹俩的苦苦哀求于不顾,不但见死不救,还无情的将兄妹俩轰走。

我忍不住就更加一阵心生同情。

情况紧急,我抢在俩兄妹前面,推开了茅屋的破门。

茅屋里没有点灯。

我一时也看不到屋里的情景。

只听一声诡异的叫声。

接着,一个比那叫声还诡异的黑影便向我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