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看见这一幕,饶是有心理准备,还是对我的心理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你在这等着。”

我迅速拿起手机拍了一张,从灌木丛后起身,嘴角扬起一丝阴冷的笑。

段晓晓乖乖的点了点头,抱紧了怀里的拳套。

走至陆子吟身后,我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兄弟,这里不让亲嘴啊。”

陆子吟正亲的欲死欲仙,猛然被拍了这么一下,差点萎了,声音带着明显的愤怒:“你谁啊,要死啊!”

亲嘴的女生也吓了一跳,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别的,把头埋进了他怀里。

“我、是、你、爹。”

我瞅了瞅旁边荒僻无人的环境,不得不说这家伙挺会选址的,这地方自我入学起就一直荒着,现在简直能当露天宾馆了,同时也能做我的露天拳击场。

陆子吟听见这熟悉的声音,身子抖了抖,颤颤巍巍的转过身来,和我对上了眼。

清晰的看见了他眼里的惊恐,我的怒火终于得到了极其短暂的平息:“你应该知道我练过三年的泰拳吧。”

他猛地推了怀里的女孩一把,转身扑通朝我跪下:“冉冉你听……”啪啪啪啪啪啪啪,我结实的抡了他几个巴掌。

力道刚刚好,懵逼不伤脑。

坐在长椅上的女生显然也被镇住了,甚至没来得及伤心陆子吟把她推开的事,有些呆呆地开口道:“你怎么能…能这么打他?”

啪啪啪啪啪。

我看着她,甩了甩手:“现在也这么打你了。”

回过神来,跪在地上的陆子吟暴跳起身,捂着已经高高肿起的脸颊,满目的不可思议:“苏冉,我都要跟你好好解释了,你竟然动手打我?

你对得起我吗?”

我……对得起他吗?

我气极,反倒笑出声来,啪的一脚踢在他膝盖上。

“现在还动脚了。”

陆子吟再次笔直的跪了下去,身后的女生一张清纯的小脸吓得花容失色,尖叫一声,捂着脸惊慌失措的跑了。

接二连三被下了面子,身边的小情人又跑了,陆子吟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终于恼羞成怒起来。

“要不是你到现在连嘴都不让我亲,我至于找别人释放需求吗?

我也是正常男人,也需要释放,做出这事还不是都赖你吗?”

我看向他,只觉得眼前的人陌生的可怕。

明明他之前对我无微不至,确定关系那天还说要爱我一辈子,不过区区两个月,竟然就成这副贱人模样了。

陆子吟见我不说话,只以为自己说的很有道理,有些洋洋得意起来,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我看你也知道反省自己了,今天这事我大人有大量,只要你给我道个歉再转点医药费,我就不计较了,我们俩以后还是男女朋友。”

啪。

再次响亮的一巴掌,彻底点燃了陆子吟的理智。

他涨红了脸,猛地扬起手来,高声怒喝着:“苏冉,老子给你脸了是吧,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我忍无可忍,高声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