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一句:“谁做男人做成你这贱人模样,我今天非替天行道不可。

晓晓,你躲到远点草堆里。”

灌木丛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看着陆子吟愤怒中又带着几分惊惧的脸,笑了。

2直到回到宿舍,段晓晓都在为我刚刚的威武霸气感到由衷的钦佩。

“冉冉,你知道我听到他说那些话的时候内心有多震惊吗?

我嘞个豆,简直惊呆我了。”

段晓晓叽叽喳喳的说着,“还好你打他了,要不然我这口气都顺不下去。

不过那个女生跑的好快,我好像见过她,是金融系的系花来着,叫什么来着,好像是于淼?”

晃了晃脑袋,把纷杂的思绪晃出去,我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说实话我对陆子吟出轨这件事,惊讶大于愤怒,愤怒大于伤心。

之前和他在一起是一直觉得他人还不错,看起来很靠谱,所以现在乍一发生这件事,我总觉得好像不真实似的,不敢相信有人那么能装。

段晓晓才发觉自己的情绪有些过于高涨了,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声音放轻了一些:“冉冉,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处理陆子吟这件事?”

“我们都已经分手了,还处理什么。”

我回过神,冲段晓晓笑了笑,“先吃饭吧,我先请你吃顿外卖,明天再带你出去吃顿好的。”

提起吃的,段晓晓一下就把其他事抛在脑后了,兴冲冲的点了点头:“好,我先去洗个澡,等会儿下去拿外卖。”

我打开手机,刚进入某团下完单,陆子吟的电话就弹了出来。

我嗤笑一声,点了接听键。

陆子吟怒气冲冲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来:“苏冉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给我道歉,再转个二十万医药费,我就不计较你今天打我的事了。

不过我不可能再跟你谈恋爱了,你这种人只配孤老终生。”

我只感觉心目中陆子吟的下限再一次被拉低了,忍不住问道:“你刚刚上厕所了吗?”

陆子吟被问懵了,但很快又拾起气焰来。

“你少岔开话题,今天这事你不给我个交待,咱们没完。”

“要不你去看看马桶里有没有自己的脑子?”

我扣了扣指甲,被自己的眼光气笑了。

“我需要给你什么交代?

我什么时候打你了?

有谁看见我打你了?

别空口白牙的就往我身上赖。”

陆子吟沉默了一瞬,想了想那个荒凉的地方,好像确实没人看见是苏冉打了他。

不过,他可以找于淼作证嘛。

他眼珠子咕噜转了一圈,为自己的聪明自得起来:“我都没碰到你,怎么算是打你了?

反正你打我是有人看见了,你要是不赔钱,我就把事情闹大。”

“哦,我好害怕。”

懒得跟他废话,我按了挂断键,只觉得一阵反胃。

这种恶心的家伙竟然为了做那种事能装这么长时间,要是今天我还没发现他的真面目,怕是将来要赔身又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