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其中的含义。

“算了,还是睡吧。”

君发挥了寝室长的威严。

我们只好怀着一头雾水进入了梦乡。

不久之后,我们就知道了其中的含义,真的,如果早知道会出现这种结果,说什么我们也不会发那个短信了。

通常,我们寝的人都起得很早,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二天早上我们全都起来晚了,准确地说,我们是被上课铃声惊醒的。

奇怪呀,我的生物钟很准,每天6点左右都能醒,为了以防万一还定了闹钟呢,而且我前天才给闹钟换过的电池。

我拿起闹钟一看,哎,闹钟的秒针还在走,可是时间指示的是12点。

难道是又没电了?

算了没时间想了,我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连脸都来不及洗 ,只是用湿巾擦了擦,就准备走了。

今天上午有考试呀,现代汉语的老师特别严,要是晚了肯定是要挂了。

我们四人急急忙忙地拿起东西准备走了。

临出门的时候我又看了一眼闹钟,指针还是指向12点,再看秒针还在走。

太奇怪了,秒针在走,可是分针和针却不动了,不会是坏了吧。

“稻草,还发什么呆?”

小晶一把把我拉出寝室,锁上门,“还不走,你还想考试不了?”

是呀,考试要紧,我连忙跟上了她们。

  真是越着急就越出事,当我们跑到寝室楼门前的时候,小晶却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原来她的右脚不知道怎么地陷到了寝室楼前地上的一个不大的洞里。

这里原本是没有洞的呀。

小晶试一试,怎么也拔不出来,大家都很着急,可是越急,小晶的脚就拔不出来。

小晶急得满头是汗,可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们先走吧,别管我了,我一会拿再去追你们,别因为我一个人耽误了大家。”

小晶说:“到时候替我和老师解释一下。”

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我们留下了小晶,飞快地向主楼跑去。

“脚”,不知道怎么地,我突然想起了那条短信。

好在我们跑得快,当我们进到教室里的时候,老师刚刚发卷纸。

虽然挨了说,也算是参加了考试。

可是直到交卷的时候,小晶也没来,难道她……我看了眼君和阿茸,她们的脸上也满是困惑和焦急的表情。

我们几乎是和老师一起走出的教室,当我们跑到寝室楼前面的时候,却发现小晶并不在那里。

那个地洞的旁边有一摊血迹,走近些再看,里面还有一只鞋,是小晶的鞋。

那鞋似乎是历经了几个世纪的风雨的浩动,几乎找不到一块好的地方,鞋底也快要掉下来了。

我试着拿出来,但没有成功。

看样子小晶的脚拔出来了。

可是她为什么没来考试?

这一摊血又是怎么回事?

“去寝室里看看,说不定她脚受了伤,回寝室去了。”

君的头脑始终是那么冷静,在关键的时候总能发挥作用。

可是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