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的门是锁着的,小晶不在里面。

洞边的血迹很有可能是小晶的,如果脚受了伤,应该能去校医院。

我们又连忙跑向医院。

小晶果真在医院里,不过情况比我们想像的要严重得多。

“刚开始是血流不止,后来好容易止住了血以后,却发现,血液突然不流到她的脚部了,好像那里不是她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医生擦了擦头上的汗,对我们说。

这是一间四人病房,小晶安静地躺在床上,正在昏迷之中,其他三张床都是空着的。

我用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腿是热的,可是从脚踝开始往下,整个脚都是冰凉的,像死人那样的僵硬。

医生,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君突然开口问了一个问题。

“这个,我也说不清,”医生皱了皱眉,说“一个学生来看病的时候发现她倒在医院的门口,脚上全是血,就告诉我们了。”

这在这时,从小晶的身上传来收到短信的声音,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阿茸连忙从小晶的怀里拿出她的手机,看了一眼,脸顿时变白了。

君接过手机,看过后,又面无表情的递给了我。

我紧张地接过手机,上面写到:“脚,我收到了。”

发信地址是: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