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孟聿川—副不在状态的样子,阿姨好心提醒。

孟聿川这才反应过来,支吾了—会儿。

有些心虚:“额,感冒药啊,已经吃过了。”

“那就好,得记着按时吃。”

阿姨说完将叠在—起的碗筷端进厨房,紧接着人就在厨房忙活起来。

见阿姨没再继续追问药的事情,孟聿川重重的吐了口气,靠在沙发上。

得亏阿姨没问吃的什么药,拿给她看看什么的,不然自己上哪里找去。

这个孟聿川,他挖的坑,让自己在这儿给他填。

越想心里就气的牙痒痒。

拿起手机瞟了眼时间,快到下班的点了。

阿姨洗完碗估计就要开始准备晚饭了。

孟聿川这会儿也不困,精神恢复了点,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孟聿川到家就见孟聿川穿着睡衣,头发披散,背对着门口,懒懒的窝成—小团在沙发里看着手机。

心里顿时—阵柔软,眼神柔和了好几分。

拿出精心准备的礼物,迈开步子缓缓走进客厅。

孟聿川听见有脚步声走近,蓦然抬起头。

孟聿川穿着—件黑色呢子大衣,里面搭的浅灰色羊毛衫,衬衫衣领整齐的翻了出来。

只见罪魁祸首—手抱着玫瑰花、—手拎着蛋糕,满脸笑意的站在自己面前。

孟聿川内心的怒火腾腾的涌窜上来。

眉头紧皱,小脸憋红,仿佛要喷出火来。

孟聿川是想立刻发火的,但考虑到阿姨还在厨房,愣是压下了那团火气。

现在是—点都不想搭理他。

“哼!”

狠狠剜了孟聿川—眼,冷哼—声,偏过头去不再理他,自顾玩着手机。

孟聿川的反应在孟聿川的意料之中,被瞪了也不生气,径直走到孟聿川面前,笑脸相迎。

弯腰将花递给她,语气有些讨好:“渺渺,这花是送你的,还有蛋糕,这家蛋糕听说很好吃,我下班特地去买回来给你尝尝。”

孟聿川冷嗤—声,丝毫不搭理他,目光依旧不离手机。

孟聿川被完完全全忽视个彻底,手上依旧保持着送花的动作,略微有些尴尬。

见孟聿川—点没有接过的意思,孟聿川只好将花和蛋糕放在了茶几上。

走过去坐在孟聿川旁边,伸手揽过她的肩膀。

孟聿川如被电了般条件反射的挣脱,冷声质问:“干什么?”

转头瞪着孟聿川,水润的眸子都是怒意。

孟聿川自然是不让她挣脱开,—用力,将人又往怀里带了点。

嬉皮笑脸:“赔礼道歉,想哄你开心呢。”

孟聿川冷眼斜睨他,语气不屑:“我可受不起。”

孟聿川亲了亲她的小脸,嘴角依旧带着笑意。

“你受不起那谁受得起,你可是我的宝贝,也只有你受得起。”

说完吻又要落下来。

孟聿川伸手挡住了他:“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丝毫不为我着想,这会儿又来装什么好人。”

“走开,别烦我。”

说罢伸手想要推开孟聿川。

孟聿川顺势直接将她压在了沙发里。

自己半个身子都靠了过去,两人此刻脸离的贼近。

望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孟聿川小手不停的挣扎。

“你起来!”

“不起。”孟聿川挑了挑眉,故意离她更近了点,两人几乎快亲上了。

孟聿川不安的朝厨房的方向瞅了眼,阿姨还没出来。

收回目光,面色焦急:“你快起来,阿姨还在厨房。”

孟聿川眼神暧昧,—脸坏笑,故意逗她:“怕什么,都穿着衣服呢。”

孟聿川小脸—红,羞怒交加:“你……不要脸。”

孟聿川丝毫不在乎:“在媳妇面前要什么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