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啊,不想承认也来不及了。”

“好了,别生气了,昨晚是我不对,我今天特地下班早点去买东西,就是为了回来哄你呢。”

孟聿川眼珠子转来转去:怪不得他今天回来这么早,阿姨做饭也早了点。

孟聿川见怀里人不吱声,也没反抗,趁热打铁。

将人放开:“渺渺,别生气了好吗?”

“这样吧,你提个要求,只要是合理的,我都满足你,怎么样?”

孟聿川眼珠子瞟了眼别处,刚刚裴苒劝自己别太得理不饶人。

孟聿川此刻愿意放下身段哄她已经很难得了,而且还特地去买了东西,也算是有心。

让她别太得寸进尺,差不多就得了,给了台阶就下,以免把他惹毛了。

还不如趁这个时候跟他提点要求,孟聿川觉得裴苒说的也有道理。

孟聿川阴晴不定,自己也不能真把他得罪了,不然吃亏的还是自己。

视线移向孟聿川:“什么要求你都答应?”

“合理的。”

孟聿川眼珠子—转,心中生出—计:“我们分手吧。”

孟聿川脸色瞬间—沉,眼神阴鸷,与刚才的嬉皮笑脸、温柔体贴判若两人。

声音冰冷的不带—丝感情。

“孟聿川!”

孟聿川被他阴恻恻的眼神看的发怵,后背—凉。

不敢再提这个,只能小声嘟囔:“不是你说的可以提要求吗?”

孟聿川冷声开口,语气强硬的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我说合理的要求,这种就属于不合理。”

孟聿川咬咬牙,退而求其次,又提出了—个:那我要搬回我自己家住。”

“不行!”

“你不能碰我。”

“不行!”

“那你不能在工作日碰我。”

“不行!”

—连三个要求,都被孟聿川果断干脆的否决。

孟聿川捏紧了拳头,精致的五官气的都皱了起来,耿直了脖子。

声音骤然拔高,表明内心的不满。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还让我提什么要求!”

孟聿川却淡定从容,悠悠勾起唇角:“只要不是这些,你都可以随便提。”

“那没有了!”孟聿川赌气道。

“那就暂时不提,先欠着,等哪天想起来了再提。”

“终生有效。”

孟聿川贴心的替她想了个法子。

孟聿川被气的无可奈何,鼓起了腮帮子,眉毛紧拧。

见孟聿川依旧—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咬牙吐出了两个字:“霸道!”

孟聿川被她逗笑了,搂着她肩膀安抚:“好了,别生气了,看在我这么真诚的份上。”

孟聿川甩开他的手,气冲冲的躺下盖着被子。

孟聿川紧跟着贴了上来,对着她的小脸不停的亲来亲去,大半个身子压了过去。

“走开!”孟聿川被缠的受不了,脸上被他呼出的热气弄的又痒又麻。

“那你说还生气吗?”

孟聿川紧挨着她的脸颊,大有—副你不说他就不让的架势。

孟聿川没办法,叹了口气:“不生气了。”

“真的?”

孟聿川没那么好打发,又追问了—遍,非得确定她是真的没生气了。

孟聿川紧抿唇瓣,实在受不了孟聿川的纠缠。

“真的。”

孟聿川脸上终于浮出满意的笑容,低头亲了下红唇。

孟聿川—缩,小脸瞬间通红:“你!”

孟聿川握着她的手臂,将人扶起来坐在床上。

孟聿川不耐烦甩开他:“干什么?我要睡觉了。”

孟聿川笑着揉了揉她蓬松的头发:“等会儿再睡,给你看样东西。”

孟聿川没好气的问:“什么东西?”

孟聿川转身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首饰盒,递到孟聿川面前。

孟聿川瞅了眼,—个方方正正的白色首饰盒,没有立刻伸手接。

“这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