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漾皱眉:“刘主任,我手上还有其他工作,”

刘主任:“听我安排,回去我就给你申请转正,好好干,”

“那我回科室拿下东西,”无奈,沈漾只能听从安排。

从整复外科来到战妄病房,就听到南汐正在骂自家儿子。

原来战妄的伤是因为跟简明月的追求者争风吃醋打架伤的。

一个人挑人家一群人,还闹进了警局。

沈漾礼貌的敲门进来。

南汐见沈漾进来,暴躁的性子稍微收敛了一些,拉着沈漾过来战妄病床边,南汐对战妄说:“如果你跟简明月已经决定在一起了,那我找个时间去简家一趟,商量一下把你们的事情给定下来,别整天打打杀杀的,像什么样!”

战妄漫不经心的眸子落在沈漾身上:“让沈漾跟你去,她跟简明月是好朋友,她去了事半功倍!”

战妄故意把最后几个字咬的格外清晰。

沈漾低头,强压下心里的情绪,声音虽然不大,但足够战妄听的清楚:“虽然我跟明月是好朋友,但是战简两家结亲,我是晚辈,去不合适,”沈漾安静的站在病床边回了一句

虽然明知道她对战妄的那份感情迟早归零,但是亲耳听到战妄即将跟别人订婚,心里依旧刺刺的难受的厉害。

南汐看沈漾,就好像看亲生女儿一样宠溺的眼神:“漾漾你再忙,你妄哥的婚事你也得帮忙,我们战家就你们两个孩子,等到时候你结婚了,阿姨给嫁妆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

“谢谢阿姨,”沈漾相信,南汐是出于真心的。

从她进战家门那一刻起,南汐就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宠着,甚至有点娇惯她。

她很感激,但是她不需要。

她欠战家的已经够多了,她不想债上加债。

“阿姨你们先聊,我出去一下,”

沈漾转身要走,才发现刚给战妄检查伤口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不知什么时候被战妄拿在手里了。

沈漾倾身过来拿手机,战妄扬手躲开。

沈漾绕过病床过来另一边,战妄又把手机换了手扬在另一边。

沈漾无奈,停下来看着战妄。

战妄仰着头,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挑衅表情。

“不准欺负妹妹!”

“瞧你那贱样~”南汐照头给了战妄一下,然后夺了战妄手里的手机给沈漾。

战妄抱着头疼的龇牙咧嘴:“妈,我头刚缝了针,你就不能换个地方打!”

战妄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瞪了沈漾一眼,沈漾拿到手机转身就走。

病房门打开,就看见简明月站在门口补妆。

两人四目相对,简明月赶紧收了手里的粉饼。

沈漾侧身让开门口的位置给简明月进来后,径直出了病房。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简明月来医院找战妄,都不忘在病房门口给自己补妆,说她只是敷衍父母根本不在意战妄,也许连她自己都不信。

“沈漾,”

身后,简明月追到了走廊,沈漾停下脚步,但没有回头。

那么多年的好朋友,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跟她说些什么,聊些什么。

当初她之所以能跟简明月当好朋友,是因为简家跟战家曾经住过对门好几年,她跟简明月又年纪相仿,战简两家走的近经常往来,所以她才能跟简明月这种豪门千金成为了朋友。

记得当初,简明月刚追她哥的时候,她就很担心。

她记得简明月对她说:“不管以后我能不能追到你哥,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