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漾鼓起勇气抬头,对上战妄恨不得吃人的眸子:“想知道我说了什么,去问她啊?”

“沈漾!”

战妄被沈漾的态度气到,扣在沈漾肩膀的手不自觉用力。

沈漾肩膀吃痛,忍不住皱眉。

两人四目相对,战妄暴躁,沈漾淡定。

战妄气的胸口起伏的明显,犀利的眼神恨不得穿透沈漾的身体一般,咬着牙说:“沈漾你给我听好了,不管你怎么帮沈清裴,简明月我要定了!”

猛的松开沈漾,战妄转身回病房。

沈漾唇角勾起一抹自嘲。

如果她真有本事帮她哥,她哥也不会被伤成这个样子。

沈漾躲去了值班室。

晚上下班,沈漾准点走人,一分钟都没有耽搁。

晚上八点过半,沈漾刚洗完澡准备休息,南汐打电话过来,让她今晚去医院陪护战妄。

沈漾原本想拒绝,但是听南汐说是爷爷不舒服她得回家一趟,只能答应了下来。

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沈漾想起来战妄留在她衣柜里那条粉钻项链,随手放进包包里,沈漾出了门。

“我晚饭呢?”

战妄躺在病床正在刷手机,看着沈漾空的手进来病房,肉眼可见的脸色沉了下去。

沈漾站在病床边,从包包里把那条粉钻项链拿出来,放在战妄枕边:“还你,”

战妄骨节分明的手指把项链挑起来,那双侵略性十足的眸子锁定住沈漾的表情不放:“沈漾,这可不是赠品,是价值几百万的项链,”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想要就好好跟我说,又当又立的我可不吃这一套,”

沈漾对上战妄的眼睛,那轻蔑的眼神里,有戏谑,有嘲讽。

四目相对,沈漾脸色肉眼可见的惨白!

又当又立?

沈漾眼里噙着眼泪,语气是从没有过的坚定:“我不需要!”

沈漾放下包包收拾病房。

为了转正,她忍。

战妄盯着沈漾委屈又隐忍不敢发作的样子,低头看着手里的粉钻项链。

病房里陷入长久的沉默。

“扶我起来,我要上厕所!”

身后,战妄没好气的声音传来,沈漾没有搭理他。

他伤的是头,不是腿,早上就能下床乱跑了。

“沈漾!”

战妄用东西扔她,沈漾扭头进了陪护间。

收拾一下床铺沈漾转身出来,战妄堵在门口一边剥橘子,一边用阴恻恻的眼神正盯着她:“是不是沈清裴那个混蛋在你跟前说我什么了?”

沈漾瘪瘪嘴,大着胆子回怼了一句:“我哥没你混蛋,”

战妄手里剥了一半的橘子,连同橘子皮朝沈漾扔过来:“小死孩,你再敢骂我句试试?”

沈漾捡起地上摔出水的橘子扔进垃圾桶。

“那天在你公寓,是沈清裴先动手的,你怎么不去骂他!”

战妄让开门给沈漾出来,弯腰又拿了一个橘子躺回病床,剥下的橘子皮不要脸的朝沈漾扔过去。

沈漾不想跟他吵架,只能装聋作哑。

“沈漾!”

战妄被沈漾气炸毛了,手里的橘子直接抛天花板上去,砸出“嘭”的一声响,橘子掉在病床上。

沈漾看着白色天花板上一块污渍,过来把床上的橘子扔进垃圾桶,刚要转身手腕被战妄扣住。

沈漾低头,视线落在战妄扣住她手腕的手上:“你没错,是天花板先动的手,”

战妄:“..?!”

沈漾挣脱开战妄的手,抽了纸巾把被子上残留的橘子水渍擦了一下。

就这样,沈漾持续不搭理战妄,战妄跟沈漾继续冷战。

原本以为陪护一个晚上就结束了,没想到南汐一连两三天没来医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