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前天和他聊完,梁数突然有了打德扑的瘾,好久没玩,有些手痒。昨晚,周五下班回家就开始玩线上德扑,玩到2点。诶。

梁数挂完电话,转头刚想睡,他又打来了。梁数无奈,接起吼道,“滚!”

魏卫忙陪笑说:“梁大公主,你还在睡觉啊,把你吵醒了!诶呀呀,我的错!我罪该万死!”

梁数:“有话快说。没事就滚蛋!”

魏卫:“梁大公主,今天晚上有空不,陪我打个牌吧,被汪顺烦死了,他现在到处叫我缩头乌龟!我真想揍他!

还是跟他赌一次吧,输就输吧,不就是叫他爷爷么,那也比缩头乌龟强!再说我觉得你比他强,你能赢!”

梁数无语,这两人怎么这么闲,还在纠结这个事!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两货为什么当初能对上,都是周瑜打黄盖。

魏卫看梁数不说话,又来求:“梁大公主,你救救我吧,就这一次,真的下不为例。”

魏卫又说:“就今晚,就玩3个小时,输了就输了,你不要有压力。再说你之前1个小时,只用了1成功就能干翻他,这次肯定没问题。”

梁数心里的白眼都翻上天了,以为武林打斗呢!峨眉派与武当派比试呢!

梁数心想,答应打牌了吗!输了是她想让你出丑,赢了是她看汪顺不顺眼!

梁数真的无语,魏卫这脑回路还没有她的学生们多,又想挂电话了。

魏卫看梁数一直不回答,又说:“你还在吗?求你了,梁大美女,只要你答应去,你开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求你啦!!你就当日行一善,行善之人必有后福!拜托拜托!!”

梁数想了下,去也行,正好手痒,昨天线上玩到底不过瘾,就当是行善了!

她答应了他,魏卫瞬间很雀跃。说下午来接梁数。

梁数让他问清楚哪些人一起打牌,和有什么特点。她可不想两眼一抹黑的去赴约。

魏卫满口答应!

梁数想了下,最后跟他交代一句,打牌可以,身份、真实信息不能跟任何人说,就说她叫梁静,是他朋友,不能多说一个字。

输了肯定无人问起,但假若她赢了,必定有人向魏卫打听,这个傻缺到时候一兴奋口无遮拦,什么都往外倒!

魏卫让梁数放心,他有分寸。

梁数心里哀叹,他的分寸可能是从不主动犯蠢!奈何嘴上插了开塞露--张口就拉。

~~~~~~

一想到今晚的赌局,梁数有点期待又有点紧张,她也不睡了,躺在床上思考。

好久没有正面切磋了,之前她玩牌都是陌生玩家,谁也不认识谁。

但这次不一样。

汪顺他们这次肯定特别提防她,有一些套路上次用过了,这次再用可就没效果了。

汪顺说不定已经制定了对付她的策略,或是高人在场指点他。敌在暗她在明。

她可不想输!好歹一个数学系博士生,姐的字典里从没有输这个字!

今晚必须低调行事,耳听六路,眼观八方。魏卫帮不了她,只能靠自己!深入敌营也不过如此!!!

拼手气,拼心理,还有拼体力!!!

她得赶紧睡觉,睡饱喝足!

她倒头又睡过去了。zzzzzz…

~~~~~~

德州扑克​风靡全球,梁数其实只是业余玩家,上海有许多职业玩家,携带现金是500万起的,还有更高额的。

梁数玩的大多是一晚上出去1万~5万左右的,毕竟工资有限。

年少时就开始玩,玩过几次线下的,从小到大,玩的入迷,慢慢地也摸出门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