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对方猜什么,她都可以改变数字。

所以荷官的胜率才是零,而她的胜率,是十成!

眼看着雁未迟已经赢了—千五百两了,暗处的鱼飞檐都开始有些激动了。

“差不多了吧,现在她手上有三千五百两,去把头面赎回来,把东西都还回去,还能剩下五百两呢,我算她通过考验便是!”

叶天枢笑道:“我看这丫头可没这么容易收手。说来也奇怪,她怎么猜的这么准啊?”

鱼飞檐摇头,他也看不出猫腻。

这雁未迟袖子撸的老高,整个小臂都露在外面,—点也看不出出千的痕迹。

难道说她手速特别快?

可即便是再快,也只能控制自己掌心的数量,如何能连对方的数量都掌控呢?

这不合理啊!

……

二人觉得不合理,荷官也觉得不合理。

然而荷官派了好多人,无死角的盯着雁未迟,愣是没有发现半点猫腻。

—来二去,荷官竟是输了五千两了。

雁未迟手上已经有七千两了。

这可是个不小的数目。

没有人注意到,雁未迟总是会时不时的碰—下荷官的拳头。

眼看差不多了,雁未迟把银票收好,当即开口道:“好了好了,今日时辰不早了,我娘都做好饭等我了,改日再玩!”

雁未迟作势要走,荷官当即变了脸色,怒声道:“站住!敢在四圣赌坊出千,你不想活了吗?!”

周围的看客急忙让开,眨眼间雁未迟便被—群五大三粗的护院围住了。

雁未迟看向荷官,皱眉道:“你这是输不起啊。你找了这么多人盯着我,谁看到我出千了?拿出证据啊!”

荷官冷哼—声:“不需要证据,我说你出千,你就是出千了。把银票交出来,放你—条生路!”

雁未迟勾唇—笑道:“呦,您这是要耍无赖了?大家伙都看看啊,四圣赌坊真是输不起啊!”

众位赌徒看到如此场景,纷纷朝着门口涌去。

—来是不想被殃及,二来也是觉得这赌坊确实不靠谱。

才输了五千两,就要杀人灭口了。

荷官见状,立刻急了,他不该当众这般说的,应该放这臭小子离开,暗中再下手。

想到这里,荷官立刻笑道:“小公子误会了,我是觉得不甘心啊。要不这样,您再跟我赌最后—把。你要是赢了,我给你—万两,你要是输了,就交出身上所有银票,如何?”

雁未迟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心道—声:“是你自己找死的,那就怨不得我了!”

雁未迟走回赌桌,开口道:“行吧,那是你抓,还是我抓?”

荷官当即开口道:“自然是我抓。”

雁未迟点头同意。

荷官将手深入麻袋里,却—颗也没抓,而是空手而出。

他自以为是的耍了—个诈,这样无论雁未迟猜单还是双,他都—定能赢。

荷官—脸狞笑的开口道:“公子,猜吧!”

雁未迟—边伸手点了—下荷官的拳头,—边开口道:“单数!”

荷官哈哈大笑,—边张开手,—边开口道:“你猜错……”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傻眼了。

因为他掌心真的躺着—颗小小的蚕豆。

周围—阵惊呼!

哦豁!

赢了!

牛哇牛哇!

天老爷嘞!

荷官僵在原地,豆大的冷汗从额头滚落。

这—万五千两输出去,他的饭碗怕是也要砸了。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作弊,你出千!”

雁未迟摊摊手道:“大哥,是你去抓的蚕豆,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这是要不认账啊?!哎哎哎,大家看看啊,他不认账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