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完了齐恒,我的心情无比舒畅,一路小跑回了学校,在寝室门口调整了下表情,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推开了门。

暴打齐恒的事,没必要跟寝室的人说,也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到了大四,课程已经少了很多,大家要不忙着找工作,要不忙着抄袭毕业论文,或是集体组队开黑,总之每天都是热热闹闹的。

然而进了寝室,气氛显得有点怪异——胡金铨和白寒松正坐在床上看书,却连翻页都小心翼翼,像是生怕制造出丁点声音。

马飞则站在窗边,眼睛直勾勾盯着窗外,整个人看上去又呆滞又木然,像是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看来马飞还没从悲伤中走出来,胡金铨和白寒松又爱莫能助。

还是得我出手!

作为过来人,我应该能提供一些建议,便脚步轻挪,走到了马飞的身边。

“老三。”

还没开口,马飞就注意到了我的存在,转头冲我幽幽地说了一句:“我这一生如履薄冰,你说我能走到对岸吗?”

我:“……”

马飞又看向窗外:“不知道在等什么,好像也等不来什么。”

我:“……”

马飞轻轻地叹了口气:“世上有两个我,一个烂在梦里,一个活在泥里。”

我:“……”

马飞还要说话,我赶紧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冰哥,哦不,泥哥,你继续看风景,我就不打扰了!”

我悄无声息地退回去,又看了胡金铨和白寒松一眼,二人均是一脸“现在知道我们为什么不说话了吧”的表情。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接着小心翼翼地爬到床上,过程中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生怕再激发出马飞的EMO文案来。

刚拿出一本书准备翻两页,手机突然“嗡”的一声。

打开一看,是个好友申请,头像和名字都不认识,消息那里有四个字:我是赵雪!

知道她想干嘛,但我还是点了通过。

赵雪很快发来一条消息,还配了两个发火的表情:你把我电话和微信都拉黑了?

之前要到钱后,我就把她的联系方式都删除了,没想到现在又换了个小号来加我。

我说:是啊,怎么?

赵雪:你就这点胸怀?没追成功就拉黑啊?

我:你到底要干嘛?

赵雪:你说呢?你把齐恒打成这样,以为事情就过去了?

接着,她又发来几张照片,都是齐恒在医院的配图,有脑袋上缠着绷带的,有手背上打着点滴的,还有臂弯里抱着尿壶的。

我:哈哈哈,好看爱看,再多发点!

赵雪又发来一张消费单,各种检查和项目一共三千多块,然后说道:算上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你赔一万块吧,微信还是支付宝?

我: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赵雪:你打伤人,不用赔吗?

我:打伤人不等于要赔偿。

赵雪:你太无耻了!

我:知道就好。

这发回旋镖,终于轮到我打出去了。

赵雪很快又发过来一句话:中午12点前,赔偿款要是不到位,我和齐恒就报警了!

看到这句,我终于有点急眼:齐恒之前还在宿舍门口带了一大群人打我,怎么不说?

赵雪:别扯这个,反正你不赔钱,我们肯定就报警了。

我怒火中烧,直接把齐恒按摩的照片一股脑发过去,说你这么上赶着给这种人出头真的有必要吗?

之前拍这些照片,就是为了发给赵雪,让她看看自己找了一个什么东西,这也是我刚才肯通过她好友申请的原因。

发完照片,赵雪果然沉默了一会儿,不过很快又发过来一条消息:这怎么了,按摩不行?

我:你看看他的手往哪里摸!

赵雪:男人有钱,浪一点不是很正常吗?

我:???

赵雪:齐恒家境好,自己也有本事,还入职了龙门集团,在外花天酒地很正常啊,我没什么看不开的。

我:……

赵雪:宋渔,醒醒吧,这就是现实世界,男人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渣男,也不是谁都能做的!有能耐,你也混出个模样来,然后狠狠抽我的脸,不然就闭嘴吧,卢瑟!

我没回复,看着这几行字,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

我当然可以从各种角度去反驳她,说些“有钱不是唯一评判标准”之类的废话,但我并没有这么做。

因为我突然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这世界,本来就是少数人站在金字塔尖,然后吃掉大部分资源,金钱、地位、权力、美女,无不如是!

就算辩赢了又怎么样,能改变这个社会现状吗?

与其酸溜溜说些“金钱不是万能的纯爱战士才最珍稀”之类的废话,不如加把劲、努努力,成为食物链的顶端,成为人人艳羡的少数人!

别人可以,我宋渔也可以!

在我沉默的空挡,赵雪又发来一条消息:12点前,一万块钱赔偿,不然我肯定报警了,到时候就去公安局说吧!

我看了下时间,已经11点半了,还有不到三十分钟。

接着,又看了下微信零钱和银行卡的余额。

因为经常兼职,一万块钱硬凑还是有的,但要拿出来赔给齐恒还是太憋屈了……

正发愁应该怎么办,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老狼打来的。

“哎,狼哥!”我立刻接起。

以前不知道他的身份地位,随便叫“老狼”也无所谓,现在都知道了,人家还帮过我,当然就得客气一点。

“你不是说今天收拾齐恒吗,怎么样了?”老狼懒洋洋地问道。

“已经收拾了,但出了点麻烦……”我迅速把刚才的事讲了一下。

老狼听后就笑起来,满不在乎地说:“没事,不用赔钱,随便他们去告!公安局让你去,你配合就完了,其他的不用管,我都帮你搞定。”

“行!”一听他这么说,我也放下心来。

好歹是“云城五大佬”之一,搞定这点事情应该不是问题!

挂了电话,我的心情愉悦起来,还贱兮兮地给赵雪回了一句:别等12点了,现在就告,麻溜的,我等你。

发完,我就没再理她,随手把手机塞到口袋里了。

打电话的时候,胡金铨和白寒松都听到了,纷纷问我怎么回事,我也没有瞒着,就给他们讲了,但没有提老狼,反正他们也不认识。

“可以啊老三,都把齐恒打了,咱宿舍总算一雪前耻了,不然连续两个被他撬走女友实在太窝囊了。”胡金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满脸欣喜。

“他们真报警怎么办?”白寒松问了一句。

“没事,我一哥哥,说能搞定!”我摆摆手,让他们放宽心。

“……还是小心点吧!”

白寒松皱起眉头:“我听人说,齐恒家里蛮有背景,和公安局一个姓骆的队长关系很好!以前齐恒经常在学校炫耀,说骆队长是他家的亲戚……

这种小打小闹,一般派出所就能搞定,如果真是公安局给你打电话,说明齐恒的亲戚发挥作用了……你那哥哥确定没问题吗?”

我的一颗心立刻沉了下来。

老狼肯定也是有背景的,不然刚才不能那么轻松。

但能扛得住人家实打实的亲戚么?

正这么想着,手机突然响起,看到是个座机号码,我赶紧接起来。

“宋渔是吧?有个伤人案件,过来处理下吧,云城市公安局。”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该来的还是来了!

“哦,好……”挂了电话,抬起头来,看到胡金铨和白寒松都忧心忡忡地看着我。

那一刻,我也有些忐忑,想再给老狼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但是很快,我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人家已经承诺没问题了,还叽叽歪歪什么?

既然信了老狼,就信到底!

想通了这一点,遂觉得浑身通透,随即便从床上爬了下来。

“多大点事,谁还没点背景了?”我故作淡定地哼了一声,朝着门外走去。

窗边,马飞仍旧站在那里,表情痴痴呆呆地说:“生活只会欺负穷人,爱情也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