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只有两个工匠,动手能力是一点不差,很快就在厨房旁边空地上量好尺寸,拿着铁锹开始挖地面了。

杨念念心里快乐开花了,脸上笑容想掩饰都掩饰不住。

这个陆时深瞧着不爱讲话,人还挺贴心,她随口一提,没成想陆时深记在心上了,动手能力还这么强。

快晌午顶了,外面大太阳火辣辣的,晒得人都快脱皮了,杨念念端了两碗水出来,两个工人见杨念念这么客气,连连道谢,咕噜噜两大口就把水喝光了。

杨念念接过空碗,看着地上两个大坑询问,“大哥,你们这是挖的粪槽么?”

一名穿着灰汗衫的男人点头,还好心提醒,“大妹子,你家院子里建厕所,以后味儿肯定大。”

杨念念嘴角一抽,粪槽在院子里,味儿能不大么?

她朝着左边看了眼,她家小院距离围墙隔了四十多米,挖一条排粪道不算容易,可不挖以后准后悔。

她试探着问,“大哥,能不能做城里那种能冲水的厕所?就是把粪槽挖在围墙外面去?”

“也不是不行。”男人抹了一把额头上汗渍,表情为难说,“挖过去起码有四十多米,人工费和水管比建厕所都高,不划算,除非你们自己挖排水道。”

杨念念迟疑了,费用这么高,陆时间深不同意咋办?

正纠结着呢,眼角余光瞥见一抹高大的身影进了院子,杨念念决定跟陆时深商量一下。

“时、时深……”

当着他面这么叫他,杨念念有点别扭,“粪槽在院子里太臭了,我想挖个排水道,把污水排到院外……挖排水道费用挺高的,你怎么看?”

工人知道陆时深身份不一般,赶紧解释,“你们要是自己能挖也行,不过要挖快一点,这个厕所也就一天多的工期。”

“那就自己挖。”陆时深很快就做了决定,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她那句‘时深’,从没觉得他的名字被人叫起来这么好听过。

“嗯?”

杨念念惊呆了,这么长距离又这么短时间,铁铲挥冒烟了也没用呀。

陆时深目光在她小脸上停留一瞬,见她额头上出了一层密汗,“先进去吃饭。”

杨念念赶紧跟上去,“吃完饭我去王大姐家借铁铲吧,估计晚上通宵才能挖完。”

本来还打算下午做煤球,只能先搁置一下了,旱厕味儿重,为了以后着想,辛苦就辛苦一下吧。

陆时深将打开的饭盒推到她面前,“挖排水道的事情你不用管,我下午找人挖。”

杨念念眼睛一亮,外面就响起安安的声音,他背着书包快速跑进屋,累的满头是汗,表情却很兴奋。

“爸爸,兵兵说咱家院子里要盖洗澡间跟厕所,外面那两个叔叔是不是来盖厕所的?”

兵兵就是那个跟安安说“你爸爸有了后妈就不疼你”的小胖子,他是于丽红的儿子,在家排行老三。

“嗯。”陆时深点头,“去洗手吃饭。”

“哇哦,我们家要盖厕所和洗澡间咯。”

安安丢下书包,兴奋地跑出去洗手。

午饭是练猪油剩下的油渣炒丝瓜和辣椒炒蛋,说是辣椒炒蛋,鸡蛋并没有多少,杨念念却很满足。

这年代物资匮乏,能吃到白米饭已经很不容易了,大部分人家还都是吃粗粮,陆时深打包回来的饭菜,是要额外给钱的。

吃完饭,陆时深拿着饭盒去了厨房,杨念念想跟安安打好关系,回屋准备拿糖块给他吃,出来时堂屋空无一人。

杨念念走到厨房门口,里面只有陆时深在洗饭盒,“安安呢?”

陆时深淡声回答,“上学去了。”

“这么快呀?”杨念念脆声说,“王大姐今天帮了一上午,还把旧炉子给我们了,我想着给她孩子买点糖块,给安安也留了几块,打算拿给他吃呢。”

没想到她年纪虽然小,办事挺周到。

陆时深说,“晚上吃也一样。”

顿了一下,他又补充,“你也吃点。”

后面这句话,他没前面那句说的自在。

“这么甜的东西我不喜欢吃,小孩子才爱吃。”

杨念念拿着糖块转身回了屋子里,打算晚上再拿给安安吃,殊不知在陆时深眼里,她就是个小孩子。

刚把糖块放好,院子里就响起了周秉行的声音,这家伙长得五大三粗有点唬人,性格倒是敦厚实在。

杨念念从屋里出来,就见他肩上扛着两大袋煤,往地上一放,对陆时深说,“团长,我媳妇说你们家没煤,让我送两袋子过来。”

杨念念赶紧转回身拿了三块钱出来,“周营长,谢谢你了,这是煤钱。”

她已经问过王凤娇价格了,煤一分五一斤,两袋三块钱。

周秉行也不客气,伸手接过钱,陆时深让他进厨房洗了手,二人结伴去了部队。

……

安安和兵兵关系好,每次吃完饭都是去他家,等他一起去学校,出于他名义上是陆时深儿子的关系,于红丽见到他都是一副狼外婆的脸。

安安到于红丽家里,她一家人还正围着桌子吃饭,想到杨念念买了许多糖块回来,她故意问。

“安安,你后妈今天买了好多糖块回来,有没有给你吃?”

小孩子哪有那么多心眼呀,一听杨念念买了糖块,他却没吃到,心里一难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没有。”

于红丽有些幸灾乐祸,“哟,你后妈也太抠门了吧。”

安安抿着小嘴不吭声,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

于红丽又问,“安安,你喜欢你后妈不?”

安安这次回答特别快,“不喜欢。”

第一次见面,杨念念就打了他,现在买了糖块也藏起来不给他吃,他才不喜欢杨念念。

于红丽,“你为啥不喜欢她?是不是她偷偷打你了?”

孙大山见媳妇越问越过分,不满地看她一眼,“你问这些干啥?”

于红丽翻了个白眼,“我逗孩子玩而已,瞧你那样儿。”

一直竖着耳朵听于红丽问话的孙兵兵大声接话,“妈,安安后妈打过他,他跟我说的。”

孙大山放下筷子他一眼,“吃你的饭,谁也不准再吭声。”

这些话传出去了,会影响陆团长家庭和睦。

他板着脸的样子是很吓人的,几个孩子连带着于红丽,瞬间没一个人吱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