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工、铁匠!安宁县的五个土匪山头,怕是在造兵器。

“先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件事就算是报到洲府,洲府怕也不会相信。没有洲府的官军相助,一旦那些匪人有所行动,安宁县城肯定是守不住的。”

宋宁雪紧皱着眉头,眼里充满了担忧。洲府那边,根本就只顾自己,就算是知道这当中的不对,怕也没有谁想管,会管。

不然,也不至于让匪患猖獗到现在了。

“你带来的人到了吗?招募私兵的事怎么样了?”江潮看向宋宁雪。他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既然守不住,他就准备主动出击。

最好是能够找机会,一举端了鸡鸣山的土匪,先解决掉对自己威胁最大的。

至于剩下的那四股,他们说是安宁县的土匪,可是,实际上,他们只是有安宁县交界的几个山头盘据。

真正要是造起反来,他们要夺取的将是其他几个县城。

鸡鸣山这股土匪,他们可能要夺取的则是安宁县城。

只不过,鸡鸣山的土匪可不比帽儿山,他们人数上占了绝对的优势。

光靠护村队的村民,怕是无法将之巢灭。

“私兵正在招募,不过,新招的也差不多有一百多人,加上之前郡王府的护卫有百人。二百人现在已经到了。”

“嗯,那就好,将人带到村子里的晒场。”江潮对宋宁雪点了点头,起身就向前走去。

同时,他也让人将家里制造出来的香皂和香水装车,准备到时让宋宁雪带回县城。

第一批的货要是能够打开知名度。他相信香水和香皂根本就不愁卖。

等到相关的工坊建起来,产量提上来后,绝对会财源广进。

宋小雅照宋宁雪的吩咐,将二百人带到了村里的晒场,宋宁雪和江潮来到了晒场上。

当看到江潮时,眼前的二百人满眼的不服和轻视。

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江潮,并没有被他们放在眼里。

王府护卫还好些,虽然没有站得很直,但是,却也是身形挺拔。不愧是王府出来的护卫。

倒是那新招来的一百人,个个散漫无序,歪七斜八的。一看就是没有组织经律性。

“怎么,你们是不是很不服气?觉得我一个毛头小子,不配领导你们?”

江潮淡淡看向眼前的二百人,声音冷然的道。

眼前这帮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估计是看到江潮才不过十几岁,又无权无势,凭什么能够领导他们!

宋宁雪能够让这些人听话,除了她本身的武力值外,还因为她是郡主,可江潮又何德何能?

随着江潮的声音。郡王府的护卫中,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冷冷道:

“你知道就好,小子,别以为自己有点小聪明,让郡主信任你,就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了。想要让我老林服气,你……还不够格!”

他身形魁梧,身高比快一米七五的江潮还要高上几分。身上透出一股如同豹子一般的气息。

他这话一出口,周围的所有护卫都脸带鄙夷,目光嘲讽的看着江潮。

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小子,就凭你,还不配领导我们。

他们之所以会过来,完全就是因为郡主的原因,不然,可没有心情在这跟江潮玩过家家。

“林斌,你……”宋宁雪闻言,眼里涌起一股怒火,张嘴就对男子林斌喝道。

只是,她的话说到一半,就让江潮伸手阻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