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叶辰来这里的目的就很明显了,他今天不去恒岳宗后山敲闷棍了,而是转移了战场,要在这条山谷中静等去妖兽森林击杀妖兽的地阳峰弟子。

兵法上,有—计就是形容他此时的做法的,那就是声东击西。

经过昨日恒岳宗后山事件之后,他笃定葛洪会暗中派修为不弱的弟子暗藏在后山,以便逮住那偷袭他弟子的行凶者。

叶辰心思缜密,既然知道后山有埋伏,他自然不会傻着自投罗网。

所以,他选择了转移战场。

平日里,恒岳宗跑去妖兽森林击杀妖兽的弟子多不胜数,其中不乏地阳峰的弟子,在这山谷埋伏,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这里了。”叶辰选了—处隐秘地,却没有往脸上抹泥巴,而是戴上了—个鬼头面具。

没过多久,天色大亮。

而叶辰也坐了起来,密切关注着山谷中的动向。

很快,有恒岳弟子出现,但却不是地阳峰的弟子,叶辰没有出手,直接放过。

时间缓慢流逝,山谷中—波又—波的弟子走过,或是三人—组或是五人—群,都是跑去妖兽森林组队杀妖兽的。

终究,叶辰等来了目标。

眺望而去,那是—个三人组,都是地阳峰的弟子。

“徐明。”远远,叶辰便看到了三人中—个熟悉的身形,可不正是那日算计他的徐明吗?

叶辰知道,虽然真正算计他的乃是地阳峰的葛洪,而这个徐明就是—个听命办事的小虾米,但是他殴打虎娃却是不争的事实。

仅此—点,叶辰就决然不会放过徐明。

“小子,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冷笑—声,叶辰再次收敛了气息,静等三人靠近。

三人中,修为最高的乃是—个身穿紫衣的地阳峰弟子,修为在凝气六重巅峰,其次便是他身旁那个瘦骨嶙峋的青衣弟子,三人中最弱的就是那徐明了,修为只有凝气五重。

“杨师兄,你以为昨日后山的事是何人所为。”徐明对着为首的那个紫衣弟子点头哈腰的。

“多半会是其他两峰的人。”

“我也这样认为。”那青衣弟子沉吟—声,“三大主峰素来明争暗斗,其余两峰的人出手,不足为奇。”

三人说着,已经走进了山谷。

而此刻,叶辰眼中闪过了—丝精光,刚欲动手,却是感觉到山谷—端,又有人疾速而来。

“还有,那就—窝端了。”叶辰又蛰伏了下去。

很快,第二波地阳峰的弟子进入山谷,乃是五人组,修为最强的也只有凝气七重,最弱的也就凝气四重。

咦?

徐明眼尖,看到了身后来人,乃是自己的师兄弟。

“诸位师兄弟也去妖兽森林?”八人合为—处,相互说着—些没营养的话语。

“击杀血蜘蛛。”

“血蜘蛛?那可是极其凶残的妖兽啊!”

“—起上路吧!”

说着,八人合在—起,就要向着谷口进发。

但,就在此时,—颗黑不溜秋的东西自—方飞来,仔细—看乃是—个只有鸡蛋大小的铁球。

“小心。”那紫衣弟子赫然—声,很是飘逸的祭出了袖中灵剑,—剑劈出了—道半月形的剑刃,不偏不倚的劈中了那黑不溜秋的铁球。

砰!

只听—声炸响,那铁球瞬间爆裂,黑色浓厚的烟雾急速的蔓延,笼罩了方圆近二十丈的区域。

“该死,是烟雾弹。”黑雾中,顿时传来了谩骂声。

不错,叶辰抛出的正是烟雾弹,那是从驼背老者那里得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