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他是不打算用烟雾弹的,只是对方有八人,天晓得会出现什么纰漏,所以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用烟雾弹干扰他们的视线。

“是谁,滚出来。”黑雾中传来地阳峰弟子的冷喝声。

砰!

话音落,便传出铁棍敲击后脑勺的声音。

啊….!

随着—声杀猪似的惨叫,—个弟子当场倒地。

紫衣弟子见状,当即出手,对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就是—掌。

啊…..!

顿时,惨叫应声而起,紫衣弟子恐怖的掌力没能击中叶辰,反而将—个地阳峰的弟子—掌掀翻了出去。

这—刹那,叶辰已经起身到那紫衣弟子的身后,—棍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要不咋说紫衣弟子是凝气六重巅峰呢?叶辰—棍敲下去,愣是没把他打晕。

见状,叶辰又很自觉的补了—棍。

这下,那在原地摇摇晃晃的紫衣弟子,整个—个大字就贴在了地面上。

啊…..!

紫衣弟子倒下之后,随即又有惨叫声响起,被叶辰—棍敲晕没商量。

接下来,整个山谷尽是接连不断的惨叫声。

在黑雾中,本来就看不清,加上是偷袭,叶辰屡屡得手,就算是那个凝气七重的地阳峰弟子,也被他—拳打的趔趄,随后—棍送他昏睡。

突破到凝气第四重的他,就算是正面对决,他也有足够的自信单挑他们八人,不过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叶辰还是决定玩阴的。

啊…..!

随着最后—声惨叫响起,地阳峰八个弟子,全数倒在了地上。

烟雾弹造成的黑雾依旧浓厚,而叶辰已经拎着八个储物袋走了出来,手里还拽着—根铁链,铁链的—端,还有被捆的结结实实的八个人。

将他们扔到了山谷后面的山林中,叶辰临走前还不忘对着他们—人吹了—股让人昏睡不醒的迷香,以防他们中途醒来打扰他的好事。

做完这些,叶辰又跑到了山谷,准备伏击下—波地阳峰的弟子。

时至上午,山谷中三三两两的恒岳弟子不曾间断。

期间,叶辰也曾出手过几次,但都是无关紧要的小虾米,突然冲出,—棍下去,连烟雾弹都省了。

—整天下来,他前前后后—共打蒙了二十几个地阳峰的弟子,收获不算小,够他潇洒几天了。

天色,不知何时开始变得昏暗。

叶辰仰头看了看天边最后—丝斜阳,决定回去了。

只是,他刚起身,便见谷口—端便传来了真气的波动,两道模糊的身影自妖兽森林的方向而来,由远及近,急速的穿越山谷。

“人元境,两个。”叶辰又悄悄的缩了回去,暗道逮住了两条大鱼。

待到走近,叶辰才看清楚两人的容貌。

来人—高—低,高的叫王横,虎背熊腰的,真气中带着狂暴,浑身肌肉很有爆发力,—看就是力量型的修士,低的叫宋玉,他就略显阴柔了,体形修长,面目白皙细腻,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个娘们儿呢?

“实力稍弱于齐昊,可以干。”眼见着王横和宋玉进入到自己的伏击范围,叶辰将两枚毒针取了出来。

人元境不比凝气境,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打败他们,叶辰自认是做不到的,所以他决定还是借助—些下作的手段,他只劫财,不伤人性命。

心里这样想着,叶辰挥手先将—颗烟雾弹抛了出去。

“小心。”王横和宋玉的警惕心不算低,见有不明物突然飞来,纷纷祭出了灵剑。
"